Posts in 游记
我在约旦的七天七夜:第5日 佩特拉古城探秘及轶事

约公元前1世纪,中国正处于西汉王朝时期。 在约旦南部撒哈拉山脉,生活着一个名叫纳巴泰人的游牧部落。利用对沙漠生存法则的了解,以及位处连接古代两河流域和埃及的主要贸易路线,这个游牧部落,迅速致富。 他们向途径西克峡谷的商人谋取利益,其中利润最大的就是乳香和没药。富有起来的纳巴泰人,创建了纳巴泰帝国,并修建了帝国首都,名字叫 Petra,中文名为佩特拉。

Read More
我在约旦的七天七夜:第3日 约旦博物馆和斋月节庆典

今天是我在安曼的最后一日,主要目标是约旦博物馆。在去博物馆之前,我乘着清晨的柔光,先在罗马剧院遗址留影。这座经过精心修复的剧院,是曾经的罗马费城最令人赞叹的遗址之一,也是吸引众多国际游客造访安曼的主要景点。剧院可以容纳6000人,拍照的最佳时间是清晨,当光线柔和时,日落时分拍照也不错。

Read More
我在约旦的七天七夜:第2日 千年遗址废墟和考古博物馆

我们“逃票”进入的公园,是著名的安曼城堡遗址公园。安曼城堡被认为是世界上最古老且连续有人居住的地方之一。这座山脊的历史十分悠久,考古学家现已发掘出自陶器新石器时代的文物。漫长的历史长河,这座山上居住过不同的民族,繁衍着不同的文化,直到倭马亚时代(Umayyads),文明才开始衰退。随后,古都城被废弃,成了一片废墟,只有当地的贝都因人和季节性农民偶尔来这里。

Read More
我在约旦的七天七夜:第1日 转机与安曼初印象


阿布扎比一宿后,第二日早,前往国际机场,准备飞往约旦王国首都:安曼(Amman)。安曼是一座历史悠久的古城。早在三千多年前,安曼就是一个小王国的首都,当时的名字叫做拉巴斯安曼。公园635年,阿拉伯帝国征服此地后,始称安曼。由于早期城市房屋集中在七座山头上,而被称为“七丘之城”。如今的安曼,有400万人口,城市规模也从七丘扩展到十四个山丘。

Read More
斯里兰卡11天自由行掠影

看着电视新闻里坍塌的建筑,血肉模糊的躯体,不禁为斯里兰卡突然发生的恐怖袭击感到无比震惊。尤其在新闻里看到金斯伯里酒店(The Kingsbury Hotel)也被炸了,而且自杀袭击者是混在吃自助早餐的人群中引爆了炸弹,更是引起我们无比的感慨。就在2个月前我们刚刚在斯里兰卡渡过10多天愉快的假期,而且在地处科伦坡市中心繁华地段的金斯伯里酒店吃过早餐,那优雅的环境,精美的食品,周到的侍者给我们留下极为深刻的印象。对比现在电视画面中不堪入目的惨况,就好像天堂突然变成了地狱。

Read More
阿布扎比“魔毯之旅”,8小时探访波斯湾一个新世界

如同迪拜,石油改变了阿布扎比的命运。早在20世纪30年代,随着珍珠贸易产业的萎缩,人们把目光转移到油田的开发上。石油带来的财富,以及衔接欧亚大陆优越的地理位置,这座短短几十年兴建的城市,以私人游船港口、奢华酒店、海边度假胜地、纯白神圣清真寺、沙漠绿洲等,引起世人的瞩目。

Read More
沙漠中崛起的超级城市,阿联酋迪拜之旅

50年前,阿联酋迪拜,仅是海湾地区一个很不起眼的港口,人们靠捕鱼和珍珠贸易谋生,其余地方遍地黄沙、自然和生存条件十分恶劣。1966年石油发现后,迪拜以“ 奢华、昂贵、最高”等字眼出现在世界各地媒体报道中,从一个荒芜之地变成全球瞩目的现代化“富豪之都”。这座野心勃勃的城市,只有亲自造访,才能相信她如同阿拉伯神话般的华丽变身。

Read More
新西兰南岛初访记(中):皇后镇初尝美食,登高望远风景变幻莫测


雪山冰川流水,青石小桥,绿树红花,花瓣儿落叶儿随风轻轻飘下,好一派“中土世界” 村庄风情。每日我们从酒店步行到镇中心的必经之路,都不禁感叹一下。50年前,皇后镇人口仅为两三千。如今的常住人口约一万五千, 而在冬季和夏季两个旅游旺季,旅游流动人口是常住人口的两倍之多。

Read More
新西兰南岛初访记(上):皇后的私家花园,人间的伊甸园


这里绝对是现实版的“中土世界”。我脑海里浮现出这样一个画面:在一个遥远的时期, 一个被雪山环绕的湖光小镇,人们简单的生活着,满足且幸福。没有太多需求,没有过多欲望,享受着和大自然的和谐共处,歌唱着田园牧诗。在湖边钓鱼,在森林打猎,太阳升起时醒来,太阳落下时歇息。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