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约旦的七天七夜:第6日 火星沙漠Wadi Rum及Aqaba

 

图文 丰明茗

 
IMG_8698.JPG
 
 

我们在约旦南部的最后一日,因各种原因,充满了戏剧性,最主要的还是该国出租车司机过度的重商主义。一旦踏入车内,公平游戏开始。他们不会公开偷抢,也不会公开把你扔在路边的岩石上,然而会尽可能的从你身上得到尽可能多的钱财。

自助早餐后,像往常一样,我们步行至游客中心,询问明日返回首都安曼的公共汽车时刻表。途中,我们停下来,向靠在路边的一名出租车司机,垂询去往瓦迪拉姆的费用。当他得知,我们想去瓦迪拉姆,便立刻招揽,要我们入他的车内,并反复说,让我们相信他,他会给我们最优惠的价格、最好的服务。我们告知,需要先去游客中心获取一些信息,然后再回来。

这位五旬有多的男司机,名叫Khalid,他眉头微微一皱,不满地指责我们不信任他,称他会给我们关于瓦迪拉姆的所有信息。直到我们解释说,仅咨询明日行程之后,他才放过我们,并约定好规定的时间碰面。离开时,我们和他谈起了价格问题。路旁竖立着一块官方车费表大牌,上面显示:瓦迪拉姆45JD。Khalid连忙说,那只是单程价格。他给我们往返价格70JD,包括他在瓦迪拉姆游客中心等候的两小时。我们想了想,同意乘坐他的车,开始瓦迪拉姆旅程。

我当日穿着一件枣红色长裙,头批贝都因传统头巾。

上车时,Kahlid走了过来,给我开门,然后,眼睛笑眯眯,说:“漂亮的女士,请。”

他身靠我很近,而且眼睛上下不停打量,又赞美了一句,“你穿这一身红色是多么性感!”

这样的言语举止,让我微微感到不舒服。在悉尼生活久了,突然被约旦南部男尊女卑的穆斯林文化包围,对当地男人对女游客的过分热情和花言巧语,我有点反感。

这和昨日在佩特拉古城,被一位年轻的贝都因男子搭讪,不一样。尽管,那位男子,在我休息时,走到我面前,并坐了下来,问起我是从哪里来的,以及类似赞美女性的言语。然而,他是用眼睛,看着我的眼睛说话,表情严肃,没有上下打量,更没有笑眯眯。男子叫Rashid,和把自己包装成Jack Sparrow的贝都因青年相似。留着长长的卷发,深棕色皮肤,占面孔近三分之一的硕大眼睛,上下涂着浓黑的眼线,颧骨突出的脸颊和鼻子上,布满了因长期太阳照射而产生的黑斑。

“我喜欢你的头饰,很适合你。” Rashid的开场白,和12岁女孩Raida开场白同出一辙。

“谢谢。”

“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Ming。”

“你从哪里来?日本?韩国?…”

“Mars。” (火星)

“我从来没有听说过这个国家。”

“你的英语很好。”

“多谢游客,我从他们学到的。我喜欢你穿的夹克衫。”

“谢谢。你的眼线,是用什么涂的?”

“木炭。我那里有很多,我想带你去看。”

… …

他想邀请我去不远处的山洞。此时此刻,一双大眼睛里,没有出租车司机眼里对女性隐晦的非分之想,而是直接了当、大大方方表示他的态度。

“We are human。” (我们都是人) 他停顿片刻,说出了这一句,让我有些吃惊。想不到一位生在沙漠、长在沙漠的20来岁贝都因人,能说出这一句简单却意思深长的话。透过他紧盯着我眼睛不放的大眼,尽管真挚但是赤裸裸,彷佛能猜到他的意思。我转移目光,起身说,我需要去找我的朋友。

往右手边看,即瓦迪姆萨镇

上车后,我头扭向窗外,朋友和Kahlid聊了起来。Kahlid说,他和他的妹妹以及母亲住在一起。他一边说,一边对路上其他司机很生气。

公路蜿蜒曲折,十分陡,好几次因为争抢车道,他摇下车窗,和另外的司机进行激烈的口头争执。

行至半山腰,我望向窗外:佩特拉游客中心及瓦迪姆萨附近建筑,尽收眼底。

IMG_0590.JPG
长长的砂石路,正是我昨日步行,通往西克峡谷的必经之道。

长长的砂石路,正是我昨日步行,通往西克峡谷的必经之道。

10点左右,我们在一处瞭望点,停下来,观赏撒哈拉山脉的风光。

IMG_8629.JPG
IMG_8633.JPG

我们沿着撒哈拉(Sharah)山脉的曲折公路Kings Way,继续前行。山路崎岖,树木甚少,光秃秃一片。视线没有了遮挡,广阔无垠,远近景色结为一体,彷佛一幅巨大的油画。突然,一只巨大的黑鸟,从我们车旁飞过。朋友问到,那是什么鸟。Kahlid说,是一只乌鸦,然后说了一句:“hang your chances” (挂上你的机会)。我们猜想,这句话可能是“许愿”的意思。

Kings Way(国王公路)是当今连接佩特拉和瓦迪拉姆,以及通往南部其他地方的唯一道路。被新公路取代的Old Kings Way(旧国王公路),是古代佩特拉贸易路线的重要组成部分,由于年代久远,现在使用该道路的车辆很少。

司机介绍到,古时候,很多来自包括中国、印度等远东国家的商人,经过此地时,需要向当地国王缴税。一路上设有很多关卡,倘若不缴税,则不让通行。我想到了这句:要想过此地,留下买路钱。

IMG_0604.JPG

行车半个多小时,往南,驶向High Desert Way。沿途有一些灌溉作物, Kahlid说,那些作物是黄瓜、西红柿和土豆。时不时,会出现几个黑白条相间的帐篷,那是贝都因人传统帐篷。如今,大多数当地的贝都因人已经住在砖瓦现代房子里,沙漠公路郊区的帐篷,多数是他们为照看作物或放羊的临时住所。

IMG_8636.JPG
upsouth-mingmingfeng-wadi-rum-travel-story.JPG
upsouth-mingmingfeng-wadi-rum-travel-story-04.JPG

上午11点20分,我们到了一个岔路口,上面说距离亚喀巴(Aqaba)46公里。随后,我们转向瓦迪拉姆。

Kahlid沿着一条单行道公路前行,直至我们抵达一座前面停满汽车的建筑前。

他缠着我们不放,一直要求让我们使用他朋友的服务,并想要给他的朋友打电话,这样好为我们组织一次瓦迪拉姆吉普车之旅。然而,我们想先看看游客中心,所以拒绝了他的提议。这使得他十分激动,又开始抱怨我们是否信任他。

瓦迪姆拉游客中心

瓦迪姆拉游客中心

upsouth-mingmingfeng-wadi-rum-travel-story-20.JPG

停车,下车,他走到另一名身穿阿拉伯长袍的男子前,开始交谈起来。然后,他把我们介绍给了一位名叫穆罕穆德的吉普车司机。这辆白色吉普车,是一辆带有改装托盘的丰田皮卡(Hilux)柴油车,座椅上有焊接和铆接的座椅及顶盖。朋友按照Kahlid谈好的价格,给了那个穿着灰色和白色纱尔瓦卡米兹(Salwar Kameez,由宽松裤子和长衬衫组成的传统套装)的男人50JD:吉普车之旅35JD,两人入场费10JD。

IMG_8652.JPG

在瓦迪拉姆游客中心快速转了一圈,买了些水,走回到丰田皮卡车。司机从托盘上取出一个灰色的塑料台阶,并将其放在车辆后面,这样我们就可以爬上托盘了。

开车一小段路程后,我感觉快被太阳给烤焦了,眼前不熟悉的景象,让我不知所措,彷佛我离开了熟悉的地球,抵达另一个星球般。

一切失真的让我感到眩晕。

我赶紧要求司机停车,坐回驾驶室内。

IMG_8650.JPG
upsouth-mingmingfeng-wadi-rum-red-desert.JPG

穿过一个沙质荒地,崭露头角的高大岩石,散落在各处,形成一个奇怪的景观。

这里就是被命名为“火星沙漠”的瓦迪拉姆(Wadi Rum)。

upsouth-mingmingfeng-wadi-rum-travel-story-16.JPG
upsouth-mingmingfeng-wadi-rum-travel-story-15.JPG
upsouth-mingmingfeng-wadi-rum-travel-mars.JPG

瓦迪拉姆,又称“月亮谷”。巨大的岩层,波纹状的沙丘,清澈的蓝天,一种外星球的环境。氧化铁着色,这块约旦最红的土地,拍了无数耳熟能详的电影。从1962年的《阿拉伯的劳伦斯》到2015年的《火星人》,2016年《星球大战外传》的外星球场景,再到2019年迪斯尼影片《阿拉丁》等。

2300年前,瓦迪拉姆是纳巴泰帝国的领地。1917年,阿拉伯大起义期间,英国人劳伦斯带领的阿拉伯部落反抗奥斯曼帝国的基地,就设在这里。该地区,气候炎热干燥,原本仅有少数贝都因人居住,顺速发展的旅游业,已经使当地形成了数百人的贝都因小城。

upsouth-mingmingfeng-travel-story-wadi-rum-15.JPG
WechatIMG2.jpeg
upsouth-mingmingfeng-wadi-rum-travel-story-05.JPG

下车准备拍照时,穆罕穆德说要帮我整理我的头巾,还没等到我反应过来,他已经双手握住了围巾,并慢悠悠的重新裹成标准的阿拉伯式。我对他这样未经我同意的举动,有些反感,但又不好直接反驳,因为接下来还需要他载我们去瓦迪拉姆其他地方。最后,头巾裹好,他双手不小心停在了我的胸前,这让我觉得十分不舒服。我赶紧转身,皱着眉头说:“谢谢,好了,不用再弄我的围巾。” 随后,他又去帮忙整理我朋友头上戴的围巾。我不清楚,他这种表达“好客”的行为,是真心,还是假意。反正,我较前的经历,已经让我对当地阿拉伯男人的一举一动,尤其是他们对待女性游客,感到谨慎和恶心。

随后,我们在好莱坞电影《火星人》取景地停留拍照。

IMG_8693.JPG
IMG_8695.JPG
upsouth-mingmingfeng-travel-story-10.JPG

停车的第三处,是一群岩石峭壁,上面刻着传说是纳巴泰人刻下的古老岩画。附近摆放有几个垃圾桶,却没有关于岩画的任何信息。

upsouth-mingmingfeng-wadi-rum-travel-story-10.JPG
IMG_8682.JPG

正午的太阳,十分热辣,时不时刮起的沙漠干燥风,让没有太阳帽和太阳眼镜保护的我,感到头晕眼花。细致的红沙,如月球般的地表,突兀的红色岩层,很难想象地球上能找到第二处。这里的确是取景或拍照的不二之选,然而,热浪和极端干燥,让我真想快点离开。

抵达第4处景点。这时,我已经除去了枣红色长裙,取而代之的是一件无袖棉麻白裙。阳光如烤炉般,烘烤着我的脸颊,燃烧着我的双臂,室外温度至少是42摄氏度。

第4处景点,是瓦迪拉姆的一个置高眺望点。穆罕穆德引领我们走到一个悬崖边,远处无际的沙漠与红岩,好不壮观!

IMG_8710.JPG
upsouth-mingmingfeng-wadi-rum-travel-story-14.JPG
upsouth-mingmingfeng-wadi-rum-travel-story-13.JPG

中午1点05分,我们到达第五个景点,附近有两个简陋的红砖房,那是厨房和洗手间,正对面则是一个沿着岩壁搭建的帐篷。

我们下车,往前走。

走向帐篷途中,一块刻着头像的岩石,吸引了我们的注意力。司机告诉我们,那是为纪念《阿拉伯的劳伦斯》留下来的。而历史中的劳伦斯本人,也曾经来过此地。

WechatIMG10.jpeg
WechatIMG8.jpeg

从帐篷里走出来一位戴着太阳眼镜的穿长袍男人,他热情的向我们招手。

“欢迎来到瓦迪拉姆。” 他像说顺口溜一样道出欢迎词。

“你住在这里?” 我问到。

“不是,我住在瑞典。”

“啊?”

不论是阿拉伯人还是当地的贝都因人,他们的耍嘴皮功夫,让人吃惊。

正在我们休息时,一群约30人的意大利旅行团,从三辆吉普车下来,走进帐篷。很明显,他们的停留,涉及旅游商品买卖。领队召集好大部队,并安排他们入坐。同时,帐篷的那位阿拉伯工作人员开始在每人手上涂上一点没药,还向他们介绍摆在一块破旧不堪木桌上的纪念品。这些纪念品,不是围巾,就是项链,和我们在安曼及佩特拉见到的,大同小异。

WechatIMG9.jpeg
IMG_0619.JPG
WechatIMG7.jpeg

休息了20多分钟,我们离开帐篷,上车。

我们的丰田皮卡车,蜿蜒穿过疏远的红沙红岩景观,驶向游客中心。

 

亚喀巴 Aqaba

一回到Khalid的车里,就听到他对我们迟到20分钟的抱怨声。尽管,我们解释到,进入瓦迪拉姆后无法每分每秒控制行程时间,他仍然一脸不高兴,抱怨声不停。直到我提出想要去看看亚喀巴,他突然表情大转变,高兴地说愿意载我们去,并提出加价费用60JD。对于半个小时的路程,60JD是很不便宜,然而,为了看亚喀巴,我们同意了。

下午2点40分,我们抵达高速公路分岔口,向西转,驶向沿海城镇亚喀巴(Aqaba)。

二十多分钟,我们就到了。

电影中的亚喀巴

电影中的亚喀巴

我见到的亚喀巴以及对面的以色列领地

我见到的亚喀巴以及对面的以色列领地

亚喀巴老城

亚喀巴老城

亚喀巴历史遗迹

亚喀巴历史遗迹

对亚喀巴的印象,来自电影《阿拉伯的劳伦斯》。矮矮的传统阿拉伯式白色房屋,坐落在巨大的岩石山和碧蓝的红海岸之间。

即便如今的亚喀巴和电影拍摄时大相径庭,不变的火成岩山丘和蓝色海水的景观,仍让我无比激动。

mingmingfeng-aqaba-jordan-02.jpeg
mingmingfeng-aqaba-jordan-01.jpeg
近处的亚喀巴和远处的以色列

近处的亚喀巴和远处的以色列

Khalid把我们带到了红海岸边,望向海湾。海岸对面,近距离的是以色利领地Eilat ,往南部和西部的更远处,则是埃及海岸。他介绍到,水域有警察巡逻,你不能乘船到以色列,然而另外在亚喀巴和Eilat交界处,有一块无人居住的陆地边界。

然后,我们回到车里,开车去寻找午饭。Khalid说,他想买一份简单的当地食物,送给我们吃,随即,便开始四处询问有无开门的餐厅,以及他要买的食品。他要么短暂停车,去问在餐馆工作的人,要么向停在路边汽车里的司机打听。一位留着胡子的男司机,对他大声说了一长串话(我们听不懂),结果一无所获。最终,我们停在肯德基外面。Khalid下了车,然后在建筑物前来回走。他回来说,已经为我们点了一份比萨饼了。等了约10分钟,Khalid下了车,再次徘徊,然后带着披萨饼回来。

外面的温度,仍然有38度,我们开车去了一个公园,在街边树荫下,站着吃。

由于是斋月,Khalid从昨夜晚餐后,到现在一整天没喝过水,没吃过东西。38度的高温,再加上开了一日的车。我拿了一块披萨品,递到他面前。

”你一天没有喝水和吃东西。“ 我说到。
他拒绝说,“不,谢谢。”
”吃一点点,没有关系的,真主会原谅你的。“
”我宁愿死,也不会吃喝的。我一定要坚守教条,死后我就能去天堂。“ 他的眉头紧皱,表情十分严肃。

他是一位很虔诚的穆斯林,为了自己的信仰,置生死不顾。然而,追根到底,这种信仰的动机还是一个”私“字:为了去天堂。死亡对任何一个人,是最可怕的事情。从我们出生那天起,我们就耗尽一生,等到死亡的到来。而信仰,往往利用了人们对死亡的可怕,告诉我们若遵守教义,死后就能去天堂,如此一来,死亡并不是结束,而是新的开始。然而,从古至今,没有一个人能死而复生,没有一个真实的案例告诉我们,人死亡到底能不能去天堂。

回程路上见到的巨型电力风车

回程路上见到的巨型电力风车

下午4点05分,我们离开亚喀巴,往北驶向我们早上启程的地方瓦迪姆萨。一个小时后,我们再次到了Kings Way。回到瓦迪姆萨,我们付了钱后,他说我们付的钱不正确,需要再付100JD。疲惫的我,火冒三丈,立即和Khalid发生争执。其中他要多收的100JD,包括他在瓦迪拉姆游客中心等我们的20分钟,以及他在肯德基买披萨的20JD。我在车里对着他,大声叫嚷 “你这个不要脸的骗子!” 1小时前,他明明说的是请我们吃,现在突然变成要收费。还有,在回程路上,他因为需要停车去祷告室祈祷,我们白白在车里等了他近半个小时。即便,我把理由说了出来,他仍然不知廉耻的向我朋友索要,因为我的朋友一路上和他聊得很多,而且表示出让步和不还价的态度。见到朋友有意补给他钱时,我扔下一句“你要是给了这个骗子100JD,我的行程结束,你自己旅游。” 然后,气冲冲地下了车。

在等司机祈祷时,我拍下的附近壮丽景观

在等司机祈祷时,我拍下的附近壮丽景观

IMG_8775.JPG
IMG_8755.JPG
等到无聊,我在一辆废弃的货运火车前留影

等到无聊,我在一辆废弃的货运火车前留影

后来,朋友告诉我,Khalid在我下车后,得寸进尺,除了100JD外,还想再要10JD。朋友还表示,阿拉伯男人眼里,女性应该是事事听话的柔弱代表,Khalid对我那样的态度,感到不适。我恼怒到,“这是什么话?难道女性就要被任人宰割?”

这是约旦之行最艰难的一日,瓦迪拉姆的高温和长途跋涉,不诚实的出租车司机骗子,对女性的不敬等,我已经身心疲惫。只盼望明日早点回到安曼,奔向下一个目的地:以色利。

 
Mingming Feng约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