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约旦的七天七夜:第5日 佩特拉古城探秘及轶事

图文 丰明茗

 
 
 
upsouth-mingmingfeng-jordan-petra-travel-01.JPG
 
 

前言

暗红色的砂石,笼罩着瓦迪穆萨干旱的山谷,
如同一块被太阳烘烤过的巨大粘土。
两百多米高的山壁,让西克峡谷(Siq)永久地被阴影笼罩。
狭长又窄的峡谷,穿过大山的黑暗心脏。

黎明时分,寂静,无声。
没有一只鸟,发出叽叽喳喳声。
没有一棵树,发出瑟瑟声。
一种死沉的寂静,彷佛时针停止摆动,地球停止转动。

渐渐地,孤零零的几个脚步声,伴随着岩石和沙子的撞击声,
如同一支独奏曲,在峡谷回荡。

约公元前1世纪,中国正处于西汉王朝时期。

在约旦南部撒哈拉山脉,生活着一个名叫纳巴泰人的游牧部落。利用对沙漠生存法则的了解,以及位处连接古代两河流域和埃及的主要贸易路线,这个游牧部落,迅速致富。

他们向途径西克峡谷的商人谋取利益,其中利润最大的就是乳香和没药。富有起来的纳巴泰人,创建了纳巴泰帝国,并修建了帝国首都,名字叫 Petra,中文名为佩特拉。

佩特拉鼎盛时期,约耶稣时代,拥有三万人口。纳巴泰人精通复杂的水管理系统,让几万居民能在干旱的自然环境中生存。当时的纳巴泰帝国,是如今约旦王国的四倍。

佩特拉,又名“玫瑰城”。

之所以被称作“玫瑰城”,是因为古城中大部分建筑物上雕刻的岩石,日出和日落时,呈现出美丽的胭脂玫瑰色。

后来,佩特拉被罗马帝国吞并,但这并不能阻止它的繁荣。直到公元363年,大地震摧毁了纳巴泰帝国大部分城市。罗马帝国的干涉,迫使贸易路线的改变,加上大地震,佩特拉最终没落,最后被遗弃。

到了公元7世纪中期,佩特拉城大部分已经荒废了,除了当地的贝都因人外,其他人都抛弃了这座古城。

直至1812年,一位名叫Johannes Burkhardt 的探险家,重新发现了佩特拉古城。当时,他把自己打扮成了阿拉伯人,以骗取当地贝都因人的信任,从而跟随当地人找到了这座“失落的古城”。

从此,佩特拉古城吸引了世界各地的探险家和旅行家,一睹它的美丽和神秘。

我也是其中一位慕名而来的造访者。

upsouth-mingmingfeng-jordan-petra-travel-02.JPG
 

佩特拉古城入口

售票厅位于佩特拉游客中心内,排着长队,排到我们时,被告知需要护照才能购票。回酒店拿到护照后,又走回至售票厅,重新排队。门票有几个选择,单日票(50JD),双日票(55JD),以及三日票(60JD)。我们买了两日票,以防一日内看不完古城。佩特拉古城门票,可能是世界上最贵的景区门票:双日票,每人,折合110澳元,约600人民币。

进入古城,先要经过一条狭窄的西克峡谷。抵达峡谷,又还要走很长一段砂石路。

砂石路,夹在高大的石岩中间。风从四面八方,稳定地以五节速度吹来。这里的砂石,比瓦迪穆萨城镇的砂石要大得多,而且形状不规则,走起来十分费劲。即便我穿的是厚胶底的登山鞋,仍可感觉到砂石狠狠撞击鞋底,在鞋底摩擦。

10分钟过去,两位彪悍男人驾着两匹黑马,朝我们奔来。“嘘… ...” 一声。

他们嬉皮笑脸朝我们说了一句夹着奇怪口音的中文,“你好!”。

我先是惊讶他们的中文,然后也笑着礼貌回应,“你好!”

其中一位男人继续说,“骑马?”

我说,“不骑。”

他继续说,“骑马!骑马,好!”

我继续婉拒说,“不骑。”

他骑在马上,越来越靠近我,缠着我不放地改用英文说,“Horse riding?” (骑马?)

我最后狠狠地大声说了一句:“NO!” 他才收起脸上的笑容,“嘘… …”一声,骑马离开。

upsouth-mingmingfeng-jordan-petra-travel-04.JPG

Bab Al Siq,阿拉伯语为通往西克峡谷的意思。

巨大的岩石雕刻成方形,共有三块,是标志西克峡谷入口的重要神灵石。上图是方尖碑,由纳巴泰人在公元1世纪雕刻而成。墓上面有四座金字塔以及一座壁龛浮雕像,象征埋葬于此地的五人。对面峭壁则是以纳巴泰语和希腊语题写的墓葬纪念碑。

继续往前走,大概20多分钟,前方右手边出现了一家冰淇淋店。

我们走进去,买了一个冰淇淋,然后坐在店门口的石头上休息。店主叫Sadd,一位高大的年轻小伙,他对着正路过店的两位年长游客,大声吆喝着,我听不懂的语言。我问朋友,他说的是什么?朋友说,是意大利语。

Sadd介绍到,自己不仅能说意大利语、法语,还会说几句普通话、广东话,以及日语。然后,他展示了几句中文。我表示,他很有语言天赋,能说多种语言。他告诉我们,这些外语都是他向游客自学学来的。

Sadd既腼典又善于沟通。与之前遇到的骑马版贝都因人不同的是,他不会喋喋不休的劝你去买他的冰淇淋。他在得知我来自中国后,便告诉我们,中国游客不会在佩特拉买任何东西,更加不会买他的冰淇淋,导游们让他们去以色列买。这种把以色列当成“敌人”的故事,似乎在约旦司空见惯。

我尴尬地回应到,可能那些跟团游客并不喜欢吃冰淇淋,除了冰淇淋,这里的纪念品没有什么本地特色,而且很多都是来自中国。我说的是事实,和中国旅游景点商业化情况类似,约旦好多小纪念品,都是来自义乌。Sadd调高声音,说并不是都来自中国,他们也有不少本地产品,譬如,沙漏瓶。我不想和他继续争执,他肯定是不愿意接受事实,即便那个沙漏瓶是本地人做的,也不会有太多跟团出境游的中老年人喜欢。正在交谈中,又走来三位年轻游客, 他赶紧用流利的法语,向他们介绍冰淇淋。朋友感叹了一句:世界顶级冰淇淋销售员。

我手上的冰淇淋,一半吃完的,一半融化掉了。临走前,我想和这位“世界顶级冰淇淋销售员”合影。

upsouth-mingmingfeng-jordan-petra-travel-05.JPG

Sadd把不远处的一对假士兵招唤了过来,“咔嚓” 拍了照。入乡随俗,我们自觉的给他们每人1JD小费。

这两位假士兵,看守的正是西克峡谷入口处。我们向西克峡谷迈进。

 
 

西克峡谷(SIQ)

西克峡谷,是进入佩特拉古城的主要道路,也是两千多年前佩特拉古城的官方入城口。

山体的自然分裂,形成了长1.2公里的西克峡谷,一道凯旋门曾经横跨于入口处。

西克峡谷入口处

西克峡谷入口处

峡谷中的马车

至今,仍然可以看到岩石两侧,有两条水道。纳巴泰人精通水文工程,他们还在岩石中开出了长达88米的通道,目的是将瓦迪穆萨河谷的洪水,由西克峡谷引向别处。

upsouth-mingmingfeng-jordan-petra-travel-13.JPG

从古城入口直到西克峡谷,工作人员寥寥无几。终于见到一位六旬清洁工人,他正坐在峡谷阴凉处的木椅上打盹儿。斋月节期间,是不能吃不能喝的,可以想像得到,在这样烈日炎炎和干燥环境下,清洁工人能不在工作时打盹儿吗?

upsouth-mingmingfeng-jordan-petra-travel-10.JPG
在路旁休息的贝都因人父女

在路旁休息的贝都因人父女

我和刻在石壁上不知名的”神龛“合影

我和刻在石壁上不知名的”神龛“合影

 


卡兹尼神殿(Al Khazna)

穿过西克峡谷,佩特拉古城最有名的instagram网红打卡地:卡兹尼神殿(Al Khazna),映入眼帘。

神殿约40米高,在一整块红色砂岩石壁雕刻而成,装饰有精致的科林斯柱头、罗马式柱廊以及人物雕像等。神殿最顶部是陪葬骨灰瓮,根据当地传说,里面可能隐藏着埃及法老的宝藏,所以神殿又被称为:The Treasury(宝库)。

upsouth-mingmingfeng-jordan-petra-travel-19.JPG

尽管,当地流传着关于神殿的传说,神殿的原有功能仍是一个奥秘。有些考古学家相信这是一个神庙,还有一些认为这座建筑是用于存放重要文件的。然而,根据最新的考古,神殿地下发现了古老的墓穴。现在,考古学家普遍认为,神殿是纳巴泰帝国国王Aretas三世的墓地(约公元100年至200年)。

卡兹尼神殿前壁共分两层,建筑风格受到古埃及、罗马及希腊建筑风格的影响,其中一些雕刻反映了纳巴泰人传统文化。顶部装饰着四尊鹰雕像,第二层则是九座雕像,分别为中央的古埃及女神伊西斯、希腊双翅女神尼克、以及手持双斧的古希腊女战士民族亚马逊女杰族。第一层,也就是位于神殿入口两旁的是希腊神话中的卡斯托尔和波鲁克斯。

所以,这个举世闻名的卡兹尼神殿,是一个多元混合体。约旦博物馆将其称为“多元文化” 建筑代表。

神殿前围绕着众多游客,争先恐后要把自己和最完整的神殿镜头留下来。不少游客身穿短袖短衣,拿着长长的自拍杆,不管角度如何,180度旋转地“啪啪”拍个不停。还有一些漂亮的年轻女游客,可能是受Instgram网红的影响,个个都穿着一身红色长裙,由贝都因人带路,额外付费,爬到对面山腰上拍照。然而,我的思绪,早已穿越时光隧道,化身成一名阿拉伯女子。。。 于是,我走到一个角落,把头上的围巾遮挡住下半脸,模仿当地贝都因妇女造型留影。画中只有我和神殿。

upsouth-mingmingfeng-jordan-petra-travel-20.JPG

身旁的纪念品店,店外木桌和地上,摆着很多复古阿拉伯咖啡壶,我想到了《阿拉丁》故事里的场景。灵机一动,我顺手抓了一个小铁壶,把它放在头顶上,赶紧让朋友给我的新创意造型拍照。要是能配上一曲《阿拉丁》主题曲,那就更美妙了:

噢,我来自一片土地,一个遥远的地方;
那里有骆驼大篷车在行走。

upsouth-mingmingfeng-jordan-petra-travel-22.JPG
IMG_8535.JPG
IMG_8551.JPG
IMG_8544.JPG
upsouth-mingmingfeng-jordan-petra-travel-23.JPG

尽管,我们今天出发时间很早,抵达神殿时,旁边已经围绕着众多游客。我留意到有几位身材十分瘦小却又矫健的小贩。他们均裹着头巾,长长的卷发,棕色的皮肤,大大的眼睛上下涂着深黑色的眼线,嘴角上两小块尖尖的胡子,简直是《加勒比海盗》Jonney Depp扮演的Jack Sparrow角色翻版。我告诉朋友自己的发现,他说那是他们的营销模式。我猜想当年Jonney Depp出演《加勒比海盗》,为海盗角色定妆时,说不定就是受贝都因人长相和风格的启发呢。

upsouth-mingmingfeng-jordan-petra-travel-21.JPG

在卡兹尼神殿停留了个把小时,然后继续西行。穿着长袖夹克衫和长裤,背着相机和双肩包,我稍显有些体力透支,需要小歇,需要喝水。

道路旁设有大小不一的小摊位,其中有一间简陋的布篷店,店名叫Why Not Shop。从这个商店的起名“为什么不购物”,足以感受到贝都因人骨子里的商业化。

一路上,不是卖各种纪念品的小贩,就是马车车夫对着路上的行人叫嚷“谁要坐马车”,要不就是骑着马或驴的贝都因人,喋喋不休的问你需不需要他们的服务。他们通常是年轻的男性,也有不少年仅8岁左右的孩子,还有个别年迈的老妇,以及适婚年龄女性。他们都有一个共性:如果可以,就算一毛钱,他们也会想尽办法从游客身上赚取。

upsouth-mingmingfeng-jordan-petra-travel-25.JPG

路旁小摊上挂着出售的古城艺术品。朋友“呃”一声,感叹的说,这些油画不是一般的差,还好意思拿出来卖。 我想对于生活在这里的贝都因人,很多人连首都安曼都没去过,更不用说其他国家了。他们对艺术品的见识应该很少,可能在他们眼里,这样的作品,就是艺术呢?

upsouth-mingmingfeng-jordan-petra-travel-24.JPG

我们走进一家饮料店,分别买了立顿冰红茶及鲜榨橙汁,合计5JD。随后走进来一大队游客,在我们对面坐了下来。这一队全是妇女,平均50到60岁左右,说着葡萄牙语,不是来自巴西,就是来自葡萄牙。旁边还坐着一些和我们一样的自由行,有德国人、英国人、意大利人和法国人。

路上一名卖纪念品的贝都因人老妇

路上一名卖纪念品的贝都因人老妇

继续往前走,一位名叫穆罕默德的男孩,骑着一头驴儿,手上又牵着一头驴儿,问我们是否需要借骑。

我问他:“你的朋友叫什么名字?”

穆罕默德回答说:“夏拉奇(Shakira)),卡罗林(Karolim)。”

我看着这位小不点儿孩子,还有他的两只儿童版毛驴,心想要是我和朋友坐上去,很快就会把驴儿压死。我们赶紧婉拒了他的垂询。

骑着驴儿的另外三名贝都因男孩

骑着驴儿的另外三名贝都因男孩

骆驼群里的贝都因人

骆驼群里的贝都因人

骑在马上的青年贝都因人,道听途说不少欧美女子,被他们脱俗和野性的魅力纷纷陷入爱河。

骑在马上的青年贝都因人,道听途说不少欧美女子,被他们脱俗和野性的魅力纷纷陷入爱河。

此时,我们走到了纳巴泰帝国剧场。该剧场是世界上唯一由岩石雕刻而成的剧场。剧场可以容纳4000名观众,三排座位中间由通道隔开,登上七阶楼梯便可到达会堂。剧场在约公元前1世纪,由纳巴泰人修建,舞台后墙则是由后来的罗马人重建。

mingmingfeng-jordan-petra-theatre.JPG
IMG_8572.JPG

因为时间关系,我们没有去看拜占庭时代的佩特拉教堂(Petra Church)。该教堂建于公元5世纪末,经过几次重建,最后毁于火灾和地震,直到1992年才被考古学家发掘。教堂里发现了153件莎草纸卷轴,以及现存最完成的古代马赛克图案。大部分教堂的建筑材料如柱头、侧柱以及浮雕,都来自佩特拉古城早期遗址。

正对面巨大红色山岩上,雕刻着四座宏伟的建筑,就是著名的皇家陵墓(The Royal Tombs)。皇家陵墓包括:Urn墓、Silk墓、Corinthian墓,以及宮殿纪念碑。每一座陵寝,看上去都要攀登不少陡峭的石阶才能抵达,朋友的脚疼,选择放弃皇家陵墓,直奔佩特拉最高处的Al Deir神殿。

从远处可以望见到皇家陵墓

从远处可以望见到皇家陵墓

柱廊街(The Colonnaded Street),是原始纳巴泰人建筑创作的代表,在罗马帝国占领后被翻新。这条街也是古代佩特拉最主要的购物街之一。

从大神庙往下看,柱廊街和街道古城门遗址,尽收眼底。

从大神庙往下看,柱廊街和街道古城门遗址,尽收眼底。

大神庙(The Great Temple)是佩特拉古城重大的考古发现和建筑遗址之一。它主要作为供奉佩特拉的Dushara神,也可能做为礼堂和皇宫用途。据估计,神庙覆盖面积达7000多平方米,地基高于街道34公尺,以东北与西南方位设计而成。双层结构的高度为15米,而圆柱加上柱顶楣构使原庙高度,增加到至少18米。精心的花饰雕刻及叶形石灰岩柱头建筑风格,体现了纳巴泰人的传统和古典精神。神庙是佩特拉古城最大的一座建筑物,持续使用至拜占庭时代。直到19992年,被考古学家发现,到现在只挖掘出部分面积。

Qasr al-Bint,是位于讲坛之上的一座接近四方形的古迹,它是佩特拉古城的主庙,有23米高,供奉沙拉神(Dushara)。走上26阶大理石方可到达,但出于对古迹的保护,整座寺庙外已被铁栏围住,无法跨越。寺庙可以追溯到公元1世纪初,由三个部分组成:中间部分是供奉主神和女神的圣坛,另外两部分则为露台。

IMG_8586.JPG
upsouth-mingmingfeng-jordan-petra-travel-29.JPG
upsouth-mingmingfeng-jordan-petra-travel-30.JPG


登佩特拉古城最高山

下午1点15分,我们走到设在佩特拉古城内唯一一座酒店,五星级的Crown Plaza,惊喜万分的感叹,终于可以探着空调,吃顿像样的午餐了。然而,当我们推开玻璃门,走入吹着冷气的舒适餐厅,一位身着黑色西服的男人,告诉我们室内仅供酒店房客和旅行团使用,我们可以坐在室外用餐。室外,烈日当空,成群结队的苍蝇四处飞舞,要是我们在这里吃午餐的话,午餐不知道是我们吃,还是苍蝇吃呢?

我们索性决定不吃午餐了,继续前行,向古城最后一站“修道院”冲刺。

这是一段很有挑战的徒步。沿路都是陡峭蜿蜒的石阶步道,约有1千个阶梯。

upsouth-mingmingfeng-jordan-petra-travel-33.JPG

下午2点15分,我们在半山腰上唯一的休息篷停下。简陋的麻布篷子下,放着两张塑料椅子。趁前面两位游客离开坐椅时,我们赶紧坐了下来,从包里拿出水壶,大口大口的喝起来。

一位骑着一头大驴(看起来像一匹好马)的贝都因人,问我们是否想要骑驴,我们礼貌地拒绝了。他坚持不懈,说给我们足够的时间考虑,他先带客人下山,若回心转意,可以试着找他。“我的名字是带金牙的穆罕穆德。” 他笑着一边说一边用手指住犬齿。

我们如同朝圣者一样,为了一睹“修道院”的勃勃雄心,为了登上佩特拉古城的最顶峰,顶着烈日,继续向上爬,同时也和空肚子艰苦挣扎着。

狭窄的岩石两旁,时不时出现售卖纪念品的小贩,粉红色的岩石墙面挂满了各种棉纱围巾、针织地毯、手工布艺袋、明信片等。

upsouth-mingmingfeng-jordan-petra-travel-38.JPG
我太累了,坐在石阶上休息。

我太累了,坐在石阶上休息。

朋友提出想要喝可乐,于是我们在前方不远处的一家小贩落脚。我们坐在红黑条纹相间的布蓬下,身后是陡峭的悬崖,可以把远方我们早上行走过的路和造访过的遗址,尽收眼底。吹过来的风,很凉爽,我想离最高点应该不远了。坐在我正对面是一位头戴hajab的小女孩,一看她的五官特征和穿着,就可以猜到她是当地人。她友善的向我微微一笑,我也向她微笑。

随即,她用英语称赞道,“你很漂亮。”

我想,每位路过此地的女游客,她都会这么说。我礼貌的回应到,“谢谢,你也很美”。

小姑娘望着我,继续说,“它很适合你。” (它,指的是我头上裹的贝都因传统女士节庆头巾)

于是,我和小姑娘聊了几句,很明显,比较复杂的英语句子,她可以听懂,但不知道该如何回答。她一双清澈的黑色大眼睛,一直望着我,她显得很大方,而我被我自己的混合装束感到有些尴尬,然后提议问她,愿不愿意合照?听到照相,她如同吃了蜜糖般,兴奋地马上跳到我身旁。看到她对照相很有兴趣,我提议可以为她照几张相。

upsouth-mingmingfeng-jordan-petra-travel-39.JPG
upsouth-mingmingfeng-jordan-petra-travel-41.JPG

店主是一名叫Solomon(所罗门)的男子,他用流利的意大利语向我们介绍,小姑娘叫Raida。他说,由于她太年轻,才12岁,没有电子邮件地址,若是发照片给Raida,可以通过WhatsApp先发给他。

随后,走进来几位身材高大的女人,所罗门很热情的欢迎她们,看上去是老相识一样。三女人均是意大利人,所罗门用流利的意大利语,和她们愉快地聊天。朋友听着他们的谈话,然后翻译告诉我。所罗门说,现在是淡季,生意不好做。旺季时,每日造访佩特拉的游客有至少6000到7000人。

回到看走过的路,以及山脚下的佩特拉古城

回到看走过的路,以及山脚下的佩特拉古城


Ad Deir神殿

下午3时,全程历经6个半小时徒步,终于到达Ad Deir神殿。

Ad Deir神殿,又被称为“修道院”(The Monastery),是佩特拉古城仅次于卡兹尼神殿的最宏伟建筑,宽50米,高44米。神殿最初修建于公元前3年,是一座巨大的纳巴泰人墓地。1991年,当考古学家清理神殿内侧时,发现一个铭文,上面写着 “the symposium of Obodas I, the god”。 铭文表示该建筑最初是为纳巴泰国王Obodas I 所建,该国王死后被封神。大厅后墙雕刻有十字架,表明神殿在拜占庭时期可能用作基督教堂,因此得名“修道院”。

upsouth-mingmingfeng-jordan-petra-travel-42.JPG
我在“修道院”前

我在“修道院”前

修道院前面是一块平整的空地,学者认为该空地可能是用于社交或宗教聚会。墓穴入口附近是石墙和廊柱,第二层中央廊柱上面是圆形屋顶,屋顶上有一块锥形石雕,再上面则是一个“urn”,通常认为“urn”是骨灰盒。

IMG_0546.JPG
IMG_0563.JPG
离开“修道院”前,站在最后一块石阶上望见的佩特拉全景

离开“修道院”前,站在最后一块石阶上望见的佩特拉全景



The Lion Triclinium


下山路上,我们再次见到了Raida。她正在和另外一位年轻女孩交谈。见到我们后,她的朋友迅速试图向我们出售一些挂在石壁上的物品。Raida问我们有没有看过“狮子墓穴”,我们说没有。然后,她提出带我们去看这个有名的雕刻。朋友因为太累,坐在石阶上,只有我跟随Raida,向一条石壁间开槽出来的狭窄小径走去。

IMG_0576.JPG

5到6分钟左右,Raida指向前方不远处,一树丛后的石壁。石壁中央刻着一个人形的洞穴,洞穴入口处雕有两只狮子。由于风化作用,石刻狮子身上的细节已经很模糊了,只能看到大致外形。墓穴顶部两侧末端,饰有美杜莎(Medusa)头。美杜莎是希腊神话中的一个女妖,一般形容她是有双翼的蛇发女人。

对希腊神话人物不是特别了解的我,不明白为何这个墓穴饰有美杜莎头?是作为守护神吗?这座石刻建筑,是用于祭祀目的的神庙,还是陵墓?

IMG_0575.JPG

我问Raida,“这个是什么?墓穴吗?”

她回答说,“是,士兵。”

我不确定她是否能完全听懂我的问题,她反复说了“士兵”英文词两遍,可能指的是埋葬于这里的是纳巴泰士兵。

Raida拉着我的手,一点点走近狮子墓。然而,直觉告诉我,不要进一步靠近这个陌生又奇怪的墓穴。那种感觉,好像是我一个异族人,正在打扰安息两千年的墓葬主人,一种不敬,以及对守护墓葬主神明的亵渎。

我拒绝前进,并表示想要离开这里。

我们快要走出小径时,Raida看了我一眼,然后笑着说,“你涂了口红?”

我说,“是的,在修道院休息时涂的。”

然后,她说了一句,“我也要。”

我不清楚,她是想要我的口红,还是想要涂口红,我告诉她,“我只有这一支口红,无法给你,但是我可以为你涂上。”

于是,我从口袋里,掏出口红,在她棕红色嘴唇上轻轻涂上一层,并让她学着我的动作,上下嘴唇轻抿。玫瑰色的口红,和她脸上的红晕,身着的红衣,身旁红色的砂岩与红花,和谐融为一体。她是这块红色土地的主人,即便穿着简朴,没有时尚品牌的包装,没有金银珠宝首饰的点缀,仅轻轻一点口红,就让她如同绽放的花朵。我拿出相机,为她拍了照,让她可以看到涂完口红的效果。

IMG_0581.JPG

回到主路,朋友焦急的等着我。早先Raida的那位卖纪念品的朋友,见到我们回来,先是惊讶到Raida化了妆,然后,看着我头上那块我用来遮挡太阳的贝都因民族围巾,三番五次的拦阻我,说她很喜欢,她想要。

我问到,“我为什么要把我的围巾给你?”

她回答说,“我喜欢。我在帮助我的家人和其他村民。”

见我拒绝的模样,她又提出,要以她贩卖的围巾和我交换。我也拒绝了。然后,她拦住我,坚持不懈地说,让我仔细看看她在墙上挂的物品,她愿意用任何一件她的商品,和我头上的围巾交换。

我拒绝说到,“不换。”

这位女孩,仍然不放弃,她先怂恿Raida来劝我,把我的围巾给她。Raida站在一旁,没有出声。然后,她又开始可怜般求我,求我把我的围巾和她卖的物品交换。我最后显得有些不赖烦,说了一句,“你自己去首都安曼买,我的是那里买的。”

我立即转身,快速下台阶,恨不得马上逃离这场噩梦。女孩的叫嚷声,好几分钟,都没有消失。

下山路上,我得知,原来在我随Raida去看“狮子墓穴”期间,那位女孩,想方设法逼我朋友以20JD(结合200人民币)购买了一条围巾,那条围巾价值可能不值人民币40元。

等到我们往回走,走了一半以上路程,突然,Raida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跟走在我们身旁。于是,我们三人并排走,一边走 一边说话。Raida说,天要黑了,她过来找她的伙伴,然后走路回家。相比几个小时前刚认识,这时的Raida滔滔不绝,除了向我们叙述她离开学校,从附近的贝都因人村庄来佩特拉古城,是为了赚钱,支撑她弟弟的学费。我问她,她的父母不工作吗,她摇摇头,不说话。

Raida是一位出色的沟通者,她会根据你的问话,来决定如何回答,她还会假装不明白,来表示她对谈话话题的不满意。相比她那位无休止兜售的朋友,和其他当地人一些厚颜无耻评论,她显得十分有智慧。

我们后来了解到,1985年,约旦国王把生活在佩特拉洞穴的贝都因人,全部移出,并在附近修建村庄,盖了房子,供他们居住。

Raida最终离开了我们,并与她另外的朋友见面。随着我们越来越接近出口,劝解游客乘坐马车的当地人越来越频繁,他们对一段30分钟步行路程收费30JD。

我们坚持没有选择马车,最终在太阳落山前,回到酒店,拿出钥匙,打开房门,我倒在了床上。

接近10个小时佩特拉古城徒步探秘,暂结束。明日还有更艰巨的探险:火星沙漠Wadi R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