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约旦的七天七夜:第2日 千年遗址废墟和考古博物馆

图 文 丰明茗

 
citadel-hill-2971_1920.jpg
 
 

清晨,我被“唤礼声”唤醒。上一次清晨被唤醒发生在迪拜,因为我住的房间窗户正对着一间清真寺。这次即便附近没有清真寺,房间也不对着街道,而且门窗关闭得不留缝隙,安曼的唤礼员生怕漏下一个没有去礼拜的穆斯林,“唤礼声”唤得震耳欲聋。

洗簌完,整理好行李衣装,朋友焦急的在门外等待我一同去吃早餐。早餐时间为每日7点至11点,就在旅馆大堂旁的餐厅里。餐厅房间不大,光线极好,透过四扇拱形窗户,刚好可以望到对面山丘上的房屋和罗马剧场废墟。

我们选择了靠窗位置,一位个子不高的菲律宾长相女服务员走向我们,把两张A4打印纸菜单递到我们手中。随后,她转身又回来,把分别装有橄榄果、果酱、鹰嘴豆泥和酸奶酱的四个小碟,一盘芝麻面包和一盘蛋糕,摆在桌子上。这些都是餐前小吃。菜单上提供的热食不多,和澳洲咖啡馆卖的早点很像,譬如,素菜蛋卷、传统大早餐(英文名Big breakfast,通常有鸡蛋、西红柿、香肠和焗豆)。我选择了素菜蛋卷,蛋卷很扎实,鸡蛋味很浓,一吃就感觉是土鸡蛋的味道,上面还撒了一些干辣椒粉。(下期的“约旦美食大全”将详细介绍当地的食物)

upsouth-mingmingfeng-jordan-travel-amman-day2-breakfast.jpeg

用完餐后,我们走到旅馆前台咨询游客中心(Tourist Information Centre)的开门时间。还是昨天那位戴黑框眼镜的男子,他身旁站着另一位30来岁约旦男青年。这位青年操一口流利的美式英语,不慌不忙地告诉我们,游客中心在一栋警局楼的斜对面,现在还太早了,游客中心要10点才开门。

我们在附近街道走了一圈,那时差不多9点钟左右。街上没有多少店是开门的,昨日我想探个究竟的书店也没开门。于是,我们一边街上踱步,一边欣赏街道两旁新旧结合的建筑。

差不多快10点了,我们往回走,目标锁定:警局大楼斜对面。一座非黑非黄的半圆形建筑,竖立在我们面前。建筑很显然是由石灰岩修建而成,天然象牙色的墙砖,却脏的发黑。墙面正上方挂着一个红色标牌,上面用英文和阿拉伯语写着:Tourist Information Centre。几扇窗户关得严严实实,窗框外的铁栏长满了锈。两面外围墙上挂着的旅行宣传栏,早已面目全非,上面的图和字全部被刮花。墙角堆积着零零碎碎的垃圾,黑乎乎,脏兮兮。整个游客中心,看上去好像被荒废了很久一样。我们盯着它,真不敢相信这就是约旦王国首都的游客中心了。一个靠旅游为经济支柱产业的城市,一座安曼老城唯一的游客中心,就是这个样子?

安曼老城的游客中心。

在关着门的游客中心附近,我们逗留了很久。我抬头望天,瞧到正对面山顶上立着几根罗马圆柱。我和朋友讨论,猜测山顶很有可能是著名的安曼城堡废墟景点,而且不远。

upsouth-mingmingfeng-jordan-travel-amman-day2-old-town-01.JPG

我们沿着主街向东走,打算在大街小巷没有计划的探索。正好路过一个长台阶街角,突然,朋友驻足,望着向北延伸的长码头,不说话,好像在思考什么。我说,不知道这个台阶可以通向哪里,要不我们走走看。于是,我们沿着石阶往上走。台阶均由石灰岩修建,不仅陡,而且滑。沿路的楼房一座紧挨着一座,由于地势陡峭,几乎每座房屋的窗户前没有遮挡,都能望见远处的城市景观。

 


城堡遗址公园和考古博物馆


10多分钟后,我们来到了一个砂石坪,坪外有一家便利店。我们在便利店买了两瓶水,小歇一下。朋友强调他的直觉是,继续往上就可以走到著名的赫拉克勒斯神庙。为了验证,我们向70来岁的老妇店主打听。她不会说英语,支吾了半天,却听懂了我们反复说的 “citadel”。随后,转身往店后面方向指去。我们走出便利店,望向店后。没有台阶,没有路,只有一条杂草丛生的小经,小经上有一只街猫前后徘徊着。小猫见到我们向他走去,快速往前走,朋友赶紧跟上了他。于是,我们跟随着这只小猫,继续上山。过了没多久,小经消失了,挡在我们面前的是杂草与陡峭的石块。

upsouth-mingmingfeng-jordan-travel-amman-day2-road-to-amman-citedal.JPG

这时,我们已经累到喘不过气。天空没有一片云,10点左右的太阳,火辣辣、赤裸裸的照射着,我的眼睛如冒金光,睁也睁不开。

鼓足全力,翻过陡峭的石块。

突然,眼前无比宽阔,壮观的安曼老城全景,尽收眼底。

还没等到我们靠进神庙遗址,200米外有一位男子正对着我们大声叫嚷:" 城堡公园,5分钟后,才开门。现在大门都没有开的,你们从哪里进来的?” 我们被问得一脸尴尬,不知该如何回答。男子指向好几百米外的一个大门,继续叫嚷:" 去大门处补票。”

原来我们走的是小道,免费入公园呀。这真是条条大路通罗马。望着大门外浩大的旅行团队,正一个个检票进入,我赶紧拿出相机,对着朋友说,我们在大部队抵达争相恐后和废墟留影前,先拍照,再管补票之事。

IMG_5124.JPG

我们“逃票”进入的公园,是著名的安曼城堡遗址公园。遗址位于山脊,成 “L” 形,山脊是最初组成安曼古城的七座山脊之一。这座山脊的历史十分悠久,考古学家现已发掘出自陶器新石器时代的文物。漫长的历史长河,这座山上居住过不同的民族,繁衍着不同的文化,直到倭马亚时代(Umayyads),文明才开始衰退。随后,古都城被废弃,成了一片废墟,只有当地的贝都因人和季节性农民偶尔来这里。安曼城堡被认为是世界上最古老且连续有人居住的地方之一。

城堡遗址历经了许多伟大的文明。几千年过去,在遗址可看到罗马时期、拜占庭时期和倭马亚时期的建筑残垣,其中最有名的就是竖立在我们面前的赫拉克勒斯神庙 (Temple of Hercules)。

upsouth-mingmingfeng-jordan-travel-amman-day2-temple-of-hercules-02.JPG
IMG_0323.JPG

赫拉克勒斯神庙,又称大力神神庙,和我们旅馆对面的罗马剧院,修建于同一时期,约公元162年至166年期间。两千多年过去了,风雨沧桑,神庙只剩下几根大理石廊柱。廊柱屹立在山脊最顶端,孤独、威猛,继续向21世纪的来访者展现昔日的风采。

迄今为止,考古学家尚未能确定,究竟神庙是在远古一次地震中被摧毁,还是由于大理石柱的紧缺从始而终都没有完工。无论是什么原因给世人留下了无比壮观的神庙石柱,它们是安曼古文明和战火硝烟的记录者。

用防护墙圈住的公园,是城堡遗址的核心。然而,古时老城堡覆盖的区域,远远超出现在的区域。很多历史建筑、墓葬、拱门、城墙和台阶,在古时没有现在的边界。如此之大的考古潜力,吸引了来自英国、意大利、法国、美国等世界各地考古学家来这里考察。

这是公园1220年的烽火墙

这是公园1220年的烽火墙

除了神庙,城堡公园还有一座拜占庭教堂遗址,建于8世纪的倭马亚时期宫殿遗址,以及安曼城堡考古博物馆。

城堡考古博物馆,又称为约旦考古博物馆,位于一座50年代修建的石灰岩建筑内。博物馆仅一层,可能是我见过最小规模的国家级考古博物馆了。然而,博物馆里的展品,涵盖了从史前文明到十五世纪,从日常生活物品到珠宝雕塑艺术品。日常物品包括燧石,玻璃,金属和陶器物品等,可以说是件件价值连城。

安曼城堡考古博物馆展厅。

安曼城堡考古博物馆展厅。

由于藏品数量巨大,展厅面积小,藏品如同百货大楼货品架上的商品一样,一堆一堆的摆在玻璃展柜里。体积较大的石灰岩和大理石雕塑,还有从遗址搬过来的古时建筑物的断壁残垣,也是一堆一堆的摆在地上。这里的建筑遗留花纹图腾以及雕像,都是有上千年的历史,件件都是无价之宝啊。然而,它们挤挤挨挨的被堆放在一起,连个保护玻璃罩也没有,足以感受到当地文物实在太多,工作人员对它们有些不屑一顾的态度。

整个博物馆按照约旦地区文明史顺序划分展区,包括一万年至八千年前的旧石器时代(公元前8300至5500年),新石器时代(公元前5500至4300年),Chalcolithic Period(铜石并用时代,公元前4300至3300年),青铜器时代早期,青铜器时代中期,青铜器时代晚期,铁器时代,波斯时期,希腊时期,纳巴泰时期,罗马时期,拜占庭时期,伊斯兰时期,倭马亚时期,阿拨斯王朝时期,以及阿尤布王朝时期。

每个历史时期展区一个挨着一个,我的后脚还停留在八千年前的史前文明,走几步路,前脚就跨越到波斯文明时期了。中亚和中东地区各个帝王朝代的历史物品,如同浓缩牙膏,被挤放在一排排玻璃柜里。我站在展厅中央,被历史包围,被密集如麻的文物包围,简直是眼花缭乱,信息大爆炸。

拜占庭帝国时期展区。

拜占庭帝国时期展区。

一千年多前阿拉伯地区居民使用的油灯。

一千年多前阿拉伯地区居民使用的油灯。

公元900年至1000年阿拉伯地区的陶土罐子,罐子上印有几何图形和植物花纹。

公元900年至1000年阿拉伯地区的陶土罐子,罐子上印有几何图形和植物花纹。

死海地区发掘的约旦远古居民土葬的“棺材”,棺材用土陶制成。

死海地区发掘的约旦远古居民土葬的“棺材”,棺材用土陶制成。

在安曼附近Jerash发掘的石器时代陶制品。

在安曼附近Jerash发掘的石器时代陶制品。

青铜器时代早期展区。

青铜器时代早期展区。

新石器时代展区。

新石器时代展区。

石器时代展区。

石器时代展区。

这个考古博物馆,还有一个特色,就是文物都缺少介绍。譬如,一个展示柜里,每一排有几十件文物,但就只有一个写着大概时间和出土地方的小牌子。我的朋友居然还发现,有些小牌子上草草几个英文单词,存在拼写错误。早期文物涉及祭祀、土葬以及伊斯兰教创建前的神像雕塑等,我们猜想可能是约旦作为传统的伊斯兰教国家,介绍牵涉多神论和其他神灵的文物,有悖于伊斯兰的教义。即便那些神灵刻画,存在于伊斯兰教创办之前,这个博物馆也绝对不会提供任何相关历史背景和故事,可见约旦政府和约旦人民对伊斯兰教十分严肃的态度。从另一个方面想,这是很可怕的。就连这样一座首都城市的国家级考古博物馆,都不能从历史学角度客观阐释文物的背景,可以想象在当地学校的历史和地理课上,学生们又学到怎样的历史文明知识?

进行了一个多小时的约旦地区文明简史速成,我和朋友向大门走去,去补票。

IMG_8351.JPG

午时的太阳,如同烤炉般热辣,快把我烤焦了。

我快步走,等不急早点儿走到大门口。走出大门,转个弯,我们老老实实的来到售票门口,解释了一番,然后交了10JD(每人5JD),拿了票,心里总算踏实了。

售票窗外有两名清洁工在打扫卫生,身材健硕。起初我没怎么留意,后来我看着两位中年男清洁工,想了想,不禁感叹到,从安曼机场的清洁工到安曼城堡公园的清洁工,全是男性啊。这和我成长的以女性清洁工为主的社会环境很不一样。再回忆了下老城区商铺的销售员、餐厅里的服务生、街上的小贩、马路上的扫地工,似乎在这个城市,干体力活的都是男性,就连甜品糕点店门口挪面筋的厨师,也是男的。我赶紧把这一发现,和朋友分享。他冷冷的说了一句,“伊斯兰国家,男在外,女在内。女人都在家里呆着吧。” 我心里嘀咕着,这个结论听起来是不是太有偏见,等着随后几日的观察。

 
 

香料店与彩虹街


回到旅馆,换下内外皆被汗水湿透的衣裤,休息了个把小时,我们出门去附近吃午餐。

在餐厅门外,我们获得了一张手画地图,手画地图标注了安曼老城的主要景点。拿着小地图,我们努力往在网上受到好评的“彩虹街”出发。我在旅行时特别喜欢跟着感觉走,也不知是什么原因,即便我是高度近视,然而我的眼睛总能被一些隐藏而特别的事物吸引。这时,我已经被街角一个乱七八糟蔬果市集后,隐约可以看到的一家香料店,如磁铁般,深深吸引。香料店,好像有勾魂的法力,把我神不知鬼不觉的引诱了过去。朋友察觉到我的突然转向,人不见了。他赶紧大喊,问我去哪,然后跟了过来。

被吸引住的香料店

走进了香料店。对着一排排形形色色的香料,我好奇地发呆看着,然后凑向前一个挨着一个去嗅香料的味道。我这一举动,惹得旁边的店员咯咯笑。情景类似于《红楼梦》里的刘姥姥进大观园,我这个在摩登都市呆久的城市人,在安曼古朴的香料店里,就是一位刘姥姥。店员见我认真又好奇的表情,耐烦的介绍香料的名字。我尴尬的告诉他们,我只是好奇看一看,不打算买。

朋友见到店员友好,拿出地图,问道彩虹街有多远,具体如何走。一位刚付钱买了香料的中年女人,好似无意中听到了朋友问的问题。她还没等到销售员开口,急忙告诉我们,她正好要去彩虹街,并提出让我们与她同行。

走出香料店,穿过马路。她说,她的丈夫开着车在附近等着,而且他们正好要回家,他们的家就在彩虹街上。

沿着Masman街往上走,街对面停着一辆银灰色雷克萨斯SUV。戴着头巾的中年女子,还有跟在她身后的一位16岁左右黑皮肤女孩,走向了雷克萨斯车。车窗打开,一位中年男人探出头,和中年女子说了几句话。中年女人转身,热情地招呼我们,让我们上车,说去彩虹街要经过两条非常陡的路,至少15分钟到20分钟。

女士的英文很流利,而且吐词圆滑清楚。平时比较谨慎的朋友,还没等我把话说完,就这样在陌生的城邦,上陌生人的车。。。 他立即答应了一声”好!“,然后就上车了。

我们和那位黑皮肤少女坐在后排,中年女子一路向我们介绍彩虹街上的咖啡馆和餐厅众多,而且价格实惠,还有不少极具设计感的特色礼品店。反正,她就是不停的夸彩虹街。她还问到我们旅馆的名字。在她得知我们住的旅馆条件恶劣,而且价格不菲,毫不犹豫的拿出她的手机,说要介绍她的亲戚给我们,因为她的两个表妹都在安曼有几套投资公寓,这些公寓都是用于向游客租出的。朋友婉拒说,未来行程的旅馆费用已支付,谢谢好意。

女士的丈夫叫Riyal ,他除了在我们上车时问过一句”你们是从哪里来“之后,一句话都没有说。应该不是不想说,而是没有机会说话。这一对夫妇很现代,一看就知道妻子是“老板”,是挑战伊斯兰教国家”男尊女卑”旧传统的榜样。

我们的车沿着西边方向上了一座小山坡,沿着一条街向前,然后又是一条街,终于到达了彩虹街。

mingmingfeng-amman-rainbow-street-01.jpeg

沿着街道往东边方向走,我们在一间咖啡馆前停下,想买点喝的。迎接我们的服务员(两位都是男性)让我嗯坐在里面,因为现在是斋月,白天餐馆不提供饮食,于是我们走到餐厅里头最后面的一张桌子。咖啡馆名为Cafe Nara,墙上有一个大屏幕电视,显示的是在一间带有壁炉的舒适房间里,一位穿着传统约旦服饰的中年男人,坐在一张大椅子上,对着相机说话。他看起来像一位国家领导人。屏幕之间是一张印有Monster品牌软饮料的贴画,墙壁上的绿色灯光把贴画照得很明亮。此外,还有很多饮料品牌贴画,贴在其他的墙壁上。当其中一位服务员把饮料送到我们桌上时 ,另一位服务员把立即拉下餐厅门口的百叶窗。

IMG_8388.JPG

我们沿着街道继续往东走。街道变得平坦,是一个宽敞的街边广场。广场上有两个公共长椅,其中一个长椅上坐着两位身着长衫戴头巾的妇女。还有两名旅游警察在附近的岗位小屋外闲逛。

作者在彩虹街的一个街边小广场眺望远处景色

街上有很多商店和餐厅,但大多数没开门营业。走下坡路时,沿路有些房屋破旧不堪。其中有一座用铁栏围绕的建筑物,看上去很久没有人居住过了,建筑楼房二楼的两个窗户还没有玻璃。建筑物门前有一个被弃的花园,花园成了施工地,花园铁栏上有一个巨幅标语,告诉路人这是一座列入保护范围的古建筑,由安曼市政厅付款修复。

IMG_8405.JPG

我们沿着一条非常陡峭的山坡,走到一条很繁忙的街道,询问了去市区的方向。这条繁忙街道,由不少艺术涂鸦和装饰品点缀。

IMG_8411.JPG
upsouth-mingmingfneg-jordan-amman-rainbow-street-selfie.jpeg

太阳正在缓缓落下,夕阳的橘光照射在远处山丘上的房屋上,成群的鸟儿飞过来又飞过去,很有诗意。我停下来,“咔嚓” 抓拍了几张。

IMG_8418.JPG
upsouth-mingmingfeng-jordan-amman-rainbow-street-view-01.JPG

快走到坡底时,路旁蹲着一只碧蓝眼睛的白猫。白猫一看就是流浪街猫,一身雪白无暇的毛发粘着很多脏兮兮的东西,而且瘦不拉几的。她一见到我们,就马上走过来,不停的蹭我的脚,可怜兮兮的”喵喵喵“叫个不停。我被她围着转,不知如何是好。朋友说,她要不是想要我撸她,要不就是想要食物。安曼的街猫可真的是多,而且街猫品种质量都是一流。这只白猫要不是到处流浪,全身脏乎乎,不然雪一样白的毛发,还有一双如玻璃透亮的碧蓝色眼睛,一定会很遭人喜爱。我猜想是当地百姓生活条件不高,导致这么好的猫,得在街上流浪。

 



市集与罗马公共喷泉遗址



我们朝市区方向一直走,经过早上出门看到的尚未营业的蔬菜市集。市集里售卖着各种新鲜蔬菜水果,还有五颜六色的腌菜,从酸萝卜到酸辣椒,从橄榄果到奶酪。

mingmingfeng-jordan-amman-day2-street-pickles.jpg

朋友观察比较仔细,悄声告诉我,说市集里的小贩手里拿着各种面值的硬币,也就是说1JD是最小的纸币,对于当地人来说,1JD(折合2美元,10元人民币)不是一个小数目,在市场买菜的当地人完全用不上1JD以上的纸币。尽管当地的消费对于本地人很便宜,然而对于游客却不便宜。我在路上因为口渴,买了一杯鲜榨的石榴汁,花了4JD(折合约40人民币)。

穿过市集,环绕四周,发现我们停在了又一处罗马废墟的正大门口。

大门紧紧关着,门口有一个又歪又旧的公告牌,上面写着 “Nymphaeum Archaeological Park”。

mingmingfeng-jordan-amman-nymphaeum-archaeological-park-02.JPG

一位有牙齿缺失的男人,走到我们面前,打开门,邀请我们进去。他说他是废墟公园的守卫或园丁,由于他的英文吐词很不清楚,我们不知道他到底是做什么工作。反正看上去,他是住在公园里面。

Nymphaeum修建于公元2世纪,是罗马时期公共喷泉的残留遗址。那时的喷泉,和我们现在看到的公园里以装饰为目的的喷泉不一样。两千多年前的城市,没有自来水供应系统,百姓需要到公共喷泉取得饮用水。这样的公共喷泉在罗马帝国时期的城市非常受欢迎,安曼曾经被古希腊人和罗马帝国统治过,修建公共喷泉也不例外。据考古学家分析,这个公共喷泉规模宏伟,有一个600平方米大、深3米的水池,水池四季不断的供水。

作者在喷泉遗址废墟留影

作者在喷泉遗址废墟留影

2015年,来自约旦大学、佩特拉大学和哈希姆大学的考古学生,连同由美国驻安曼大使馆“大使文化保护基金”资助的技术工人,开始对这座两千多年前的遗址进行清洁和侵蚀修复工作。

mingmingfeng-jordan-amman-nymphaeum-archaeological-park-03.JPG

直至2018年11月,清理修复工作结束,这座罗马时期的公共喷泉,重新向世人开放。

mingmingfeng-jordan-amman-nymphaeum-archaeological-park-06.JPG

我们在废墟公园转了15分钟。公园里有很多流浪猫,除了流浪猫,还有很多肉眼看不到的纱蚊。我穿着长裙,尚未走到废墟石头前,我感觉长裙里面至少有上百只小虫,成群的小虫子厚颜无耻在裙子里到处乱串,又痒又疼。

mingmingfeng-jordan-amman-nymphaeum-archaeological-park-01.JPG

除了蚊虫叮咬,这个喷泉废墟公园的管理让人大跌眼镜。罗马时期建筑最显著的特点就是高大的廊柱和雕花柱头,然而,公园里很多倒塌破损的柱身和柱头,如同建筑工地里堆放的砖,堆弃如山。我差点儿就要把其中一个堆在下方的柱头,当石凳坐了。仔细想想,这里每一块大石头,都是有两千多年历史的文物,每一块都刻有讲述文明的独特图案。若是在中国或澳洲发现一个有两千多年的遗址,这些柱身和柱头,别说是放在博物馆展出,至少是由专业人士看管存放。

mingmingfeng-jordan-amman-nymphaeum-archaeological-park-05.JPG

随我们入园的还有一对美国游客,两人至少有六旬以上。他们应该也是对历史文物有兴趣,即便大门关着,他们也等到那位工作人员开门。整个公园就我们四个人,除了喷泉建筑物的残留以及堆放在一起的石柱,整个公园就没有任何可供了解的信息了。他们很快溜了一圈,摇摇头,准备离开。工作人员在大门等候多时,当我们正准备走出门时,他笑眯眯,张开缺了几颗牙齿的嘴,向我们伸出手。又是一位“贴士”仁兄,他算不算是利用公职而牟取利益呢?

流浪街猫、成群蚊虫、杂草丛生、怪味熏天、索要贴士,我们第二日安曼废墟之行,就在这样的氛围下结束。天色已黑,回旅馆路上,我已经为明天更多意外发现和风俗人情,做好了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