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漠中崛起的超级城市,阿联酋迪拜之旅

 

图文 丰明茗

 
 

50年前,阿联酋迪拜,仅是海湾地区一个很不起眼的港口。港口区是迪拜唯一的绿洲,围绕迪拜河竖立着阿拉伯传统生土楼房,水上熙熙攘攘浮着木制渡船,人们靠捕鱼和珍珠贸易谋生。除此之外,其余地方遍地黄沙、自然和生存条件十分恶劣。

1966年石油发现后,迪拜以“ 奢华、奇异、昂贵、最高、世界之最”等字眼出现在世界各地媒体报道中,从一个荒芜之地变成全球瞩目的现代化“富豪之都”,中东的金融中心。你可以用“土豪王国”来形容,也可以用“世界奇迹”来赞誉,都不为过。这座野心勃勃的城市,只有亲自造访,才能相信她如同阿拉伯神话般的华丽变身。

我于2016年10月首次造访,搭乘阿联酋航空,从悉尼起飞,直航,十多个小时后便抵达迪拜国际机场。

北半球已进入冬季,我跟随来机场接我的朋友,走出冷飕飕的空调机场楼,步向停车场时,阵阵热风吹向脸庞,浓浓湿气。我问,一直以为沙漠地区空气都比较干。朋友急忙回复,迪拜完全不是这样,一年四季,除了高温,而且很潮湿。她还说,幸好我赶上冬天来,而且这个时候太阳西下,温度已经降下;若要是夏季,平均40来度,午间50度高温是常事。我掏出手机,看了下当时温度:呀!32摄氏度。

上车后,从机场开往朋友住处,正好穿过迪拜最繁华的商务区。

从迪拜国际机场离开,驶向迪拜商务中心

从迪拜国际机场离开,驶向迪拜商务中心

开过一段仍可见50年前荒芜黄沙之景的公路,在橘色夕阳衬托下的摩天大楼,如同一个未来城市,直逼我的视野。眼前耸入云霄的高楼,就如同香港和深圳,不,香港和纽约城市景观结合体,公路上的阿拉伯文路牌,以及楼房与楼房之间时不时出现的黄沙,打断了我的遐想,让我清醒的认识自己是在迪拜,不是在亚洲哪个都市。

据悉,全球拥有150米高以上的高楼,以数量而言,迪拜仅次于香港和纽约,位居第三。

迪拜如同《阿里巴巴与四十个大盗》描述那样,“一夜间”富有;随之而来城市发展,吸引了世界各地的建筑大师们到这里大展身手。我正隔着窗欣赏不同建筑风格时,朋友打趣的说,土豪国就是土豪国,连房子都修的很有土豪范。你看那座,镶金镀银,黄闪闪的,不知道有多土就有多土。个别由澳大利亚和欧洲建筑师设计的,就是不一样:现代、简约、大气。

 
 
 

清真寺“唤礼”中睡醒

清晨醒来窗外的景色,可以隐约看到远处的海湾

第二日清晨,约五时左右,远处传来一声优美充满圣神感的男生独唱,听起来好像是在呼唤着谁,与我乘阿联酋飞机时听到的类似。我从睡梦中醒来,走到窗前,看到窗外不远处的清真寺,才觉晓这是伊斯兰教的“唤礼”。

阿联酋之行的第一日,从美妙的“唤礼”开始,十分应景。

“唤礼”又称“宣礼”,由宣礼员在礼拜前召唤信徒来清真寺礼拜。穆斯林每日“宣礼”五次。

我专门查找了标准逊尼派宣礼词的中文翻译,大致是这样:安拉至大。我证明安拉以外再无神灵。我证明穆罕穆德是安拉的使者。快来礼拜。快来走获救之路。礼拜胜于睡眠。安拉至大。安拉以外再无神灵。

从“唤礼”拖长的唱调及宣礼词大意,可以感受到伊斯兰作为世界三大宗教最年轻的,信徒们对其忠诚和纯粹的要求。

虽然悉尼也有不少清真寺,但清晨从睡梦中被悠扬悦耳动听的“唤礼”唤醒,还是第一次。我不是穆斯林,除了知晓女性地位卑微和思想意识保守外,对伊斯兰教的了解不是很多,但可能是对异域文化和宗教的兴趣,自那以后,我经常在烦躁不安的时候,会听一听“唤礼”或传统的阿拉伯音乐,感觉有净心作用。

记得我曾经把对“唤礼”净心作用的经历,与一位信伊斯兰教的孟加拉国出租车司机分享过,他对我夸奖和喜欢“唤礼”首先是由衷激动,然而,当我用“music”(音乐)来简称“唤礼”继续聊天时,他的脸色从阳光明媚变成了乌云滚滚,很不高兴地告诉我,那不是音乐,是来自他信仰的神。自那以后,我比较注意如何称呼穆斯林的“唤礼”。

 
 

超摩登城市 vs 阿拉伯文化遗产


前面提到了迪拜150米以上的高楼,仅次于香港和纽约,十足一个超摩登都市,然而,仍可见不少阿拉伯传统民居建筑。50年前的迪拜居民,生活在以生土和石膏为材料修筑的传统民居里。如今,他们和我们来自世界其他都市的人一样,住在电梯公寓里。我一路见到的阿拉伯建筑,多数为酒店,少数是有钱的阿拉伯大家族居住。

IMG_8047.JPG
仿阿拉伯伊斯兰建筑风格的现代公寓酒店

仿阿拉伯伊斯兰建筑风格的现代公寓酒店

阿拉伯地区气候炎热少雨,民居都为平顶屋,房屋左旁修有风塔,通过风塔流入的风,可以使室内降温。正面墙外则修有伸出来很长距离的排水口,排水口的作用是防止土墙不被雨水侵蚀。迪拜传统民居的装饰,很招人喜欢,门窗、阳台、柱头、风塔上均镶有拱圆形的石膏花饰。

若让我客观的评价,这种石膏花饰有点 “哥德式”,圆顶和石膏柱有点“希腊式”,恐怕会引起阿拉伯人的不满。但事实的确如此,阿拉伯人曾经建立庞大的帝国,控制过西亚北非、西班牙、波斯等地区,他们借鉴了南欧不少装饰艺术。譬如,清真寺标志性的大圆穹顶,那是借鉴了古罗马的建筑风格,而古罗马的建筑风格又是受古希腊的影响。阿拉伯人把借鉴的装饰艺术与传统生土民居巧妙结合,形成后来也是现在独一无二的阿拉伯建筑风格,仿如“吹到沙漠地区的地中海风”。

IMG_5400.jpg

我造访的第一个景区,也是迪拜最有名的旅游圣地:朱美拉棕榈岛(Palm Jumeirah)。

我们停好车,走在朱美拉棕榈岛环岛上。尽管是冬天,仍然可以感受炽热的阳光浴。

朱美拉棕榈岛耗资140亿美元,用沙子和岩石搭建而成,是世界上首个棕榈叶形状的人工岛屿。创造这一奇迹的是迪拜王子谢赫·穆罕默德·本·拉希德·阿勒马克图姆(名字太长,就不注英文了)。王子希望迪拜除唯一支柱产业石油外,通过修建世界第一大人工岛,以旅游和休闲,成为国家更具可持续发展的产业。

IMG_5410.jpg
朱美拉棕榈岛与迪拜商业中心隔海相望

朱美拉棕榈岛与迪拜商业中心隔海相望

朱美拉棕榈岛设有一条很长的环岛步行道,走在步行道上,可以宏观地眺望商业中心的高楼大厦。从这个角度看,比开车经过近距离欣赏,要全面得多。每一栋高楼,毫无遮掩的摆在眼前,多少楼层,什么建筑材料,绿玻璃还是蓝玻璃,镶金还是镀银,一目了然。这时候,朋友方便自信的指出哪几栋楼很具“土豪范”。我倒想到了这些几乎全用钢筋和玻璃修筑的冲天大厦,在如此炙热的迪拜,是如何实现的?建筑工人如何克服在常年高温的户外工地上工作?当楼房修至二十楼时,阳光又是如何烫脸?建筑工人要有多强的抗高温毅力,才能一层层建到最顶端?朋友告诉我,因为迪拜高温,尤其是午间温度可以达到50度,这里的建筑工地有一个较长的午休时间。而且绝大多建筑工人都是外来工,主要来自印度、孟加拉国以及巴基斯坦等地。她还说刚来迪拜的时候,见到不少大巴车装载满满一车瘦弱如材的黑皮肤外来工,很催生同情心。

想一想世界上所有大都市的高楼,从中国的上海到澳大利亚的悉尼,有哪些高楼又不是外来工修建的?哪一座发达城市,又不是外来工血汗和智慧,与本地人共同创建?然而,都市人的自负和社会的偏见,却总是不公平的给“外来工”这个名字添上卑微色彩。

 
 
 

“失落的空间”水族馆

南 上失落的空间水族馆01.png

“失落的空间”水族馆,位于朱美拉棕榈岛的水世界冒险乐园旁,是一座我见过最有想象力的水族馆,以传说中的亚特兰蒂斯这座失落之城为主题而打造。

设计师把想象中失落之城船骸与废墟构成的失落文明,在水族馆和水下隧道重现。

水族馆入门处是一个集饮食与购物一起的综合性大堂,装饰风格具有阿拉伯风情。

我喜欢大堂天花顶的彩色海洋绘画,要求和朋友照相留影。

“亚特兰蒂斯这座失落之城隐藏在深海之下数千年后,人们终于找到它的远古遗迹,揭开了它神秘面纱。” 水族馆共有三个馆:终极潜行、食鱼传说之旅和水族馆潜水。

穿过神秘的古老大门,沿着布满远古帝国的想象复制品隧道,一层一层进入水族宫殿。隧道里光线很暗,走着走着就突然碰到几柱巨大的盔甲战士,一会又撞见看似外太空生物和人的杂交体,足以刺激你的感官,展开联想。从玻璃窗望见的水族馆里,古城的遗迹和雕塑,与隧道的远古帝国文明相呼相应,还有多种多样的海洋生物,叙述着隐藏于大海深处的那个千年神秘。

IMG_8122.JPG
IMG_5374.jpg

上图是大使环礁湖 ,据说是中东和非洲地区最大的露天水族馆,栖息有65,000多只形状大小各异的海洋动物。

 
 
 

朱美拉露天市集

4.png

朱美拉露天市集位于朱美拉公共海滩附近,是我去过迪拜三个购物中心中最喜欢的一个。

整个市集内外建筑,全是仿传统阿拉伯建筑风格的生土矮楼房,让我大饱眼福,沉浸于古阿拉伯风情中。

IMG_8225.JPG
IMG_8242.JPG

市集里的商店以出售各种阿拉伯纪念手工艺品为主,咖啡馆与餐厅也颇多。

室内与走廊均有空调,游客人数不多,逛起来闲情逸致。若时间充裕,还可以乘坐仿古阿拉伯船环游人造内湖。

走到好几个完全没有其他游客的角落,感觉自己穿越时光隧道,来到了古代阿拉伯的传统市集,就是少了市集人群的买卖喧闹声。这个市集用于电影拍摄也很不错,不仅建筑仿修得很精细,连商店外的粗麻布遮阳棚、生土大花坛子等细节都做的很逼真,十足一个古阿拉伯市集场景。

我在星巴克点了一杯咖啡,喝着有迪拜地标:七星级帆船酒店的图案,透过窗檐,清晰望见帆船酒店,感受现代与古老并存。

 
 
 

迪拜老城与博物馆

6.png

阿联酋之行的第四日,我独自一人怀着期待的心情,造访有着悠久历史的沉静老城。

老城位于迪拜河北面,南面是高楼林立的迪拜新城。在乘渡轮去老城前,我先探访了迪拜唯一一座历史文化博物馆:迪拜博物馆。

博物馆位于渡轮区不远的迪拜河附近,设在一栋十八世纪古堡内。约两百年前,古堡是君主用于防御外敌的堡垒,因为它当时坐落在迪拜市区(也就是现在的老城)边界。后来,这座堡垒成了炮兵和武器的军库。1971年,古堡重新开放,成为展示迪拜历史及其文化遗产的官方博物馆。

博物馆虽然很小,展品却非常丰富,从迪拜居民的城市生活到乡村生活,海洋、沿海、沙漠和农业等都涉及。博物馆还展示大量古代遗迹,如陶器、武器、墓葬、古建筑等。一些展区呈现了传统阿拉伯家庭的构成,讲述了早期阿拉伯人与绿洲、水与沙漠之间微妙的关系和故事。

以上图片是早期迪拜民居,用棕树叶茎搭成,据说是冬暖夏凉,可是我进去站了五分钟,很热。迪拜发展前的阿拉伯人生活真不容易。

IMG_8261.JPG

博物馆里介绍最早迪拜城的空中俯瞰图,丁点小的一块绿洲紧靠绵延的蓝色迪拜河,被广阔的黄沙包围。同如今的迪拜相比,足见天翻地覆的变化。

IMG_8263.JPG

早期迪拜人的学校,可以看出当年生活条件的艰苦,也可以看到古阿拉伯人对教育的重视。

我在博物馆里最激动的一刻,看到阿拉伯人先祖-贝都因人。展示的是一对贝都因人新婚夫妇蜡像,他们的穿着以及日常使用物品。

以下是博物馆关于贝都因人的几段介绍:

贝都因(英文名Bedouin),是一支生活在沙漠中的阿拉伯游牧部落,也是阿拉伯半岛沙漠中最早的居民,他们在漫漫黄沙中来回穿梭,成功克服了生存面临的恶劣气候与环境,并以足智多谋和热情好客著称。

在一望无际的沙漠居住和迁移,如何来判断方向呢?贝都因人可以凭借太阳和星星辨别方向,在沙漠中跋涉数千公里。日出和日落可以告诉他们哪边是东,哪边是西,而星星则会帮助他们指示北方。沙丘在盛行风作用下形成的斜坡,可以进一步为他们指明方向。

炎热干旱的沙漠,水资源匮乏迫使贝都因人不得不依靠任何能够利用的资源来谋求生存。尽管条件艰苦,但他们在沙漠中过着快乐简单的生活,对周围大自然的一切都极为尊重:牧豆树可以遮阴和提供庇护,木材和沙漠则可用于建造房屋。

骆驼对贝都因人的生存至关重要。骆驼不仅是他们重要的交通工具,骆驼皮还可用来制作鞋子和寒冬必备的保暖衣,骆驼毛则可编织地毯,骆驼奶营养丰富,可制作酸奶或黄油等。

贝都因非常好客(这种特质在阿拉伯人生活中均可见),会拿出烤全羊配米饭、面包、椰枣和咖啡来招待客人。

IMG_8268.JPG

迪拜河是迪拜的母亲河,迪拜最早文明的源头就是从这里开始。迪拜人对这里似乎挺有感情,老城区保留了很多迪拜现代化发展前的文化和古迹。

IMG_8275.JPG

花上1迪姆拉,登上 ‘abra’ (渡船),顺水而行,跨越迪拜河,再漫步于老城区,我被那些一口10种语言以上的小贩,追着买东西。即便如此,相比高楼林立的都市区,我还是更喜欢民风朴质的老城。

IMG_8269.JPG

老城区的英文名是deira,对于游客来说,最有名的当属黄金街(gold souk)和香料市场(spice souk)。香料市场有不少名贵的药材和香料,如藏红花等。浓浓的香料味,五颜六色让我眼花缭乱。鉴于这次来阿联酋的开销,除了一小盒沙漠椰枣,其他什么香料或药材我都没买。

阿拉伯的黄金与国内卖的黄金有些不一样,色泽偏黄。让我觉得有趣的是很多镶有“一支独眼”的小项链,后来在悉尼中东社区黄金铺里也看到类似的黄金项链,才知道那是可以带来好运的“恶魔之眼”。

老城区的消费比新城区的消费,要低很多。我站在一个商铺前欣赏香料拍照时,一位年轻印度长相姑娘,对着我几日前在迪拜购物中心购买的一个白色帆布袋,看了多眼,而且赞美道“你的袋子很漂亮”。我这个帆布袋正面印有荧光黄配不规则黑色线条的英文大字:everything,中文翻译是“所有”,非常耀眼。我高兴地接受她的赞誉,并告诉她我才在购物中心买的,八十迪姆拉(折合澳币30元)。她突然非常惊讶的望着我,感叹到“天呐!这真的是太贵了。买一个布袋子要这么多钱!” 我一脸尴尬,后来看到老城区小旅馆和出租房广告时,才明白老城和新城的物价差距是天壤之别。那个白色帆布袋,也成了那一小盒椰枣以外,我在迪拜之行的唯一纪念品。

 
 

不眠夜之城

5.png

如果说太阳照耀下的迪拜,是沙漠中一块巨大宝石,那夜幕下的迪拜,则是一座星光闪闪的不眠夜之城。

到达迪拜的第一晚,我们去附近的迪拜码头商场吃晚餐。码头商场临海而建,设有不少咖啡馆和餐厅。商场外有一个很大的环形漫步道,晚饭后我们在漫步道散步,当时已经是夜晚11点,到处是整耳欲聋的欧美电音流行歌曲,人群喧嚣。

迪拜的户外极限运动项目,在世界上很有名,我们散步时刚好碰到“红牛”蹦极擂台赛,一饱眼福了。

黄皮肤的亚洲人(譬如我们)、时髦的欧洲人、裹着纱丽布的印度人与身穿白袍大黑胡子的阿拉伯大叔,一排席地而坐。没有交集时,大家各自讲着自己的语言;有交集时,时不时会用英语互问一句“hello” ;沒有人因為肤色、语言、宗教的不同,而格格不入。

828公尺,世界第一高楼,位于市中心的哈里发塔,是几乎是所有去迪拜旅行的必到之处。

朋友说夜晚上塔,可以欣赏到迪拜无敌夜景,于是我们第二晚晚饭后便出发了。我们提前半个小时来到哈里发塔入口处,那时已经排上等候长龙,不仔细数,至少几百人。近40分钟等待,终于轮到我们登塔,心情无比激动,更有一点害怕 - 因为我恐高。哈里发塔共有169层,观光层设在第124层,电梯很快就把我们送到第124层(现在想起来都觉得可怕)。

观光层有一块伸出去的全透明玻璃观光区,站在玻璃前俯瞰,迪拜夜景一览无遗。我恐高,在靠近玻璃窗约一米处,感觉脚下的玻璃似乎变软,伸出的观光区在空中微微摇晃,我赶忙跑近靠塔身的室内主观光区。实话说,哈里发塔还真不适合有恐高症的人上去,门票价格也不菲。若是真要欣赏塔的美丽,在塔外远处看更佳。

出塔后,我们走到哈里发塔下人工湖的对面,从远处望向塔,夜晚的闪闪灯光如同成千上万颗宝石般,把哈里发塔点缀得极度高贵奢华。

哈里发塔由连为一体的管状多塔组成,设计采用的是伊斯兰教风格的几何图形,外观“丫”型,起到稳固作用 。

夜色下的哈里发塔,比白天更显宏伟,仿如未来城市的太空站,又如一座崛起的大帝国,充满了野心。

现代科技和传统伊斯兰风格完美结合的哈里发塔,是21世纪迪拜的真实写照。这个充满生气、野心勃勃的都市,继续传承阿拉伯古老文化传统,又继续着它在全球奢华生活体验的各种世界之最。

At Palm Jumeirah.jpg
 

文中阿拉伯音乐均为eitan epstein原创试听
参考资料:迪拜旅游局,迪拜历史文化博物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