托斯卡纳艳阳下的温州城----意大利普拉托的三十年

图文 龙芙瑶

 
fl001300.jpg
 

很少有像意大利这样的国家,能在那么细狭的国土中装下如此浩瀚的文明。

即便面积不大,从南部的历史名城首都罗马到北部的时尚之都米兰也只需要坐三个半小时火车。但也就是这小小三十多万平方公里的半岛,见证了西方文明的源起,帝国的兴衰,孕育过天才般的艺术巨匠,也诞生过恶魔般的暴君。

fl001304.jpg
普拉托的城中街景

普拉托的城中街景

无论是亚平宁半岛上著名的水城威尼斯、欧洲最古老大学的发源地博洛尼亚,文艺复兴之都佛罗伦萨,遍地美丽酒庄的托斯卡纳,还是拥有传奇文明庞贝古城的那不勒斯,都因其独特的元素而吸引着无数游客。即便是最南端的西西里岛,也因为电影的美丽传说而闻名遐迩。

相比起其他城市,普拉托实在寂寂无名,乃至第一次听到这个名字的时候我还以为只是一个小城。其实普拉托是托斯卡纳大区的第二大城市,意大利中部仅次于罗马和佛罗伦萨的第大三大城市。

fl001308.jpg
普拉托城中的古城墙遗迹

普拉托城中的古城墙遗迹

尽管地理面积不相上下,但是普拉托远远没有罗马和佛罗伦萨那么丰富的历史文化遗迹,在曾经古罗马血雨腥风的斗争中也不是起眼的角色。

只不过早在拜占庭帝国时期就萌芽的纺织工业落地生了根,直至让普拉托长成了意大利纺织工业的中心。然而从上世纪九十年代初开始,随着第一批中国温州移民的到来,给普拉托这个原本在意大利历史上并没有过风起云涌的城市带来了新的角色----托斯卡纳艳阳下的奇异温州城。

相信初到普拉托的人都会有这样的感觉:觉得这个城市很魔幻。

城市从中心分割开,南北呈现的是完全不同的文化。

fl001301.jpg
可以俯瞰普拉托全景的由神圣罗马帝国皇帝修建的城堡

可以俯瞰普拉托全景的由神圣罗马帝国皇帝修建的城堡

一面是传统的意大利城镇,古老的建筑中是安静但充满意式风情的小街,街边随处是咖啡馆和休憩的行人。城墙和教堂环绕下是宽阔的广场,到了周五晚上则是平日里难得一见的城市喧嚣,年轻人们在沿街的夜店酒吧狂欢直到黎明,意大利的散漫与狂野在普拉托都能一窥一二。

咖啡是普拉托人一天生活的开始

咖啡是普拉托人一天生活的开始

fl001306.jpg

然而,城市的另一头则是初见会令人咋舌的景象。

你去过温州吗?如果没有,来一趟普拉托就算去过了。

fl001311.jpg
普拉托中国城中的店铺

普拉托中国城中的店铺

无论是建筑,还是行人,都再也找不到意大利的痕迹。湿漉漉的街道两旁的墙壁和电杆上贴满了熟悉的小广告,街边的餐馆卖着3欧一份三菜一饭的中式快餐,老板和顾客都是操着各地乡音的工人。超市里的分布也和中式菜场并无二致,沿街还有挑菜贩卖的菜贩,年轻的中国工人们三三两两走在街上,看不到任何意大利人的影子,只感觉是误入了一个中国的乡镇。

这座城市就这样沿着看不见的结界,在三十年中逐渐泾渭分明,直至比隔开巴黎右岸左岸的塞纳河还清晰。

中国城中售卖的的便宜快餐

中国城中售卖的的便宜快餐

20世纪90年代,第一批中国移民来到了意大利托斯卡纳中部的纺织业重镇普拉托,这批移民大多来自于温州,这个在中国同样出名的商业城市。

尽管这是普拉托的第一批中国移民,但在漫长波折的中国移民历史上,这已经是掀起的第六次移民浪潮。

如果我们用简单的方式分割一下中国移民的种类,可以按殖民历史粗粗分为两类——就是每年春节联欢晚会一定会听到的“海外华人”和“海外华侨”两类。

街边各式各样的小广告

街边各式各样的小广告

第一类是殖民历史期间的老移民群体,这一批移民受战争和政治的影响迁徙到异国,长期居住且大多已经成为居住国的法定公民,接受所在国的文化,从身份上来说已经不算中国公民,而是“海外华人”。

而普拉托的中国移民则是属于后殖民时期的新移民,除了原先的政治因素,经济和劳务成了这一批移民迁徙的主要动力。战后对于劳务需求的快速增长催生了这类移民,为了获得欧洲等国的劳务工作机会他们不惜背井离乡。

这一些移民中绝大多数人即使在居住到其他国家后,依旧选择了保留中国公民的身份,他们跟外来务工的农民工一样,期盼赚到足够的钱衣锦还乡。

中国城中的卖菜小贩

中国城中的卖菜小贩

他们对所在国的文化知之甚少,交流仅限自己的华人圈子。以普拉托的中国移民为例,即便已经占有整个普拉托10%的人口,但他们中依旧只有5%左右能懂意大利文,其余的95%即便生活在意大利一辈子也几乎完全不会意语,也不与意大利人交往。

简言之,同样是中国血统,已经是外国公民属华人,依旧是中国公民属华侨,而普拉托最早的温州移民便是华侨。

同样善于经营纺织业和家族式企业的温州人来到普拉托后,并没有感受到太多来自异国他乡的文化冲击,相反在这个陌生的城市找到了难得的归属感,工作机会也来的相当容易。

随处可见的“中国元素”

随处可见的“中国元素”

他们的工作,就是完成意大利人转包的服装生产和皮革制造。

当然,意大利人也打着自己的小算盘。首先,这些初来乍到的中国人亟需一个让他们站住脚的谋生手段,因此价格比较低廉,是摆在眼前唾手可得的廉价劳动力;其次,这些人的到来也为普拉托的本地居民增加了不少别的创收机会,即使自己没有纺织工厂,躺着做个房东,收一收这些移民的房租也是个不错的选择。

无论怎么看,这都是个一举两得的好事。

fl001319.jpg

就在温州人逐渐在普拉托这座城市中站稳脚跟之际,曾经让意大利人引以为傲的“普拉托模式”却在经历着肉眼可见的快速瓦解。

随着前苏联各国在解体后逐步进入市场经济领域,亚洲国家工业快速发展所带来的全球化冲击也逐渐波及到了以制造业为核心的意大利。

这样的情形下,普拉托更依赖起中国移民给自己带来的红利。

就这样,越来越多的温州人涌入了普拉托,罗马和温州甚至有了直达的航班。与此同时,暴利也不可避免的催生出了黑暗面。许多拿着旅行签证来到这里的中国移民,在签证到期后依旧“黑”了下来,而那些在中国没有获得签证的人则通过向走私者支付高昂的费用换取来意大利的机会。

其实这早有先例在前。早在20世纪80年代,第四批移民浪潮中的福建移民就曾通过“蛇头”——也就是人口走私者偷渡前往德国。

与此同时,在为意大利人打工的过程中,初期的温州移民们早已蠢蠢欲动谋划着他们的商业版图。

充满意式风情的阳台

充满意式风情的阳台

如今提起普拉托,“纺织业重镇”依旧是跳到人们脑海中的第一个关键词。然而,“血汗工厂”、“偷税漏税”、“走私造假”这些不光彩却又抹不掉的名词也依旧在刺激着每一个普拉托人的神经,这些便是非法移民所留下的顽疾。

为了获得非法移民机会而付出了大量金钱的中国移民们,怀揣着希望登上开往普拉托的飞机。可他们并不知道,未来等待他们的将是为了生活不得不像奴役一样被压榨的工作和重压。

更讽刺的是,奴役他们的便是先他们一步来到这个城市,曾经给他们画出过意大利美好蓝图的老乡们。

fl001327.jpg

对于先前到达的这批精明的温州商人,掌握了意大利纺织技术后,自然开始摸索起自己的致富新思路。不过,世界顶级的普拉托纺织品和佛罗伦萨皮革都不是他们目标,他们把脑筋动到了快销品上。

他们从中国进口成本低廉的布料,在粗搭乱建的简易厂房中,由他们雇佣的非法移民工人没日没夜生产出质量一般但廉价畅销的“快时尚”商品,然后销往全世界。

同时,随着这些中国企业逐步占领意大利市场,除了低端产品,Gucci, Prada等高端奢侈品品牌也成为了他们的客户。

廉价移民劳动力用流水线的方式生产出的昂贵服装和提包,挂上“Made in Italy”的标签后通通进了全球各大奢侈品专卖店的柜台。

fl001322.jpg
创意型纺织品成了普拉托的新宠

创意型纺织品成了普拉托的新宠

中国移民这些让意大利人猝不及防的操作很快引起了民众的不满,原先双方看似平等的合作被打破,关系也陷入冰点。

传统意大利工匠们无法忍受中国人忽略质量只关注成本和效率的生产态度,把精致高端的纺织品和皮革制品变成了烂大街的低端零售品;普拉托居民则是把矛头指向了非法移民带来的犯罪、卫生、帮派斗争等其他问题,甚至有报纸发起了极具种族主义挑衅的文章表达对移民非常行径的不满。

今非昔比的纺织业

今非昔比的纺织业

在意大利人和中国移民剑拔弩张的背后却是一个非常尴尬的局面,因为确实是依赖着中国移民的这种手段,才使得已经在寒冰期的意大利纺织业有惊无险地度过了全球化冲击下的经济危机,没有因此覆灭。

即使到今天,在普拉托的中国移民依旧占总人口的将近10%,在普拉托出生的移民二代、三代也是增长迅速,从1990年的500人,到2010年,二十年间已经到达了12,000人。有将近5万中国移民依旧在普拉托华人区的纺织工厂里卖命工作,他们中的三分之二都是非法移民。他们封闭在自己的华人社区中,加上与普拉托本地人长久以来的积怨,导致整个城市的分布呈现出了楚河汉界般决绝的分界。

fl001317.jpg
fl001329.jpg

面对这样的混乱和隔离,政府部门也尝试做出了努力。2013年,一场因短路引起的大火导致7名中国纺织工人惨死在厂房中。这场事故使得普拉托当局不得不正面这些纺织工厂迫在眉睫的安全问题。在之后的三四年间,他们对将近八千家中国工厂进行了检查整顿,效果显著,原先93%不合规企业的比例降到了如今的35%。

fl001330.jpg
普拉托城中的创意工坊

普拉托城中的创意工坊

与此同时,中国城的安全问题也得到了改善。原先因为疏于管理,华人区滋生了许多非法的帮派组织,而在普拉托政府部门的整治之下,大量帮派团体被逮捕和解散,华人社区的犯罪率也大幅下降。

尽管对于非法移民,意大利当局依旧有些暧昧不清的态度,这一定程度取决于不愿意放弃中国移民在制造业上带来的金钱效益,但是这一系列措施还是缓解了一些城市面临的压力。

fl001328.jpg

每个城市都有自己的记忆,也有自己的伤痕,更何况是意大利这样历史悠长的国家,没有一个城市的故事会简单。正如现今每个到访者都一定要拜会的古罗马斗兽场,曾经也是充满血腥与杀戮的人间地狱。三十年前从万水千山来到普拉托的温州移民,拯救过这座城市,也曾让这座城市身陷囹圄。然而,无论普拉托城中的意大利人和中国人认同与否,这座城市现在都已经是双方的共同体。

这座在托斯卡纳艳阳下的中国城,还在继续着它复杂但独一无二的故事。

fl001310.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