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布扎比“魔毯之旅”,8小时探访波斯湾一个新世界

如同迪拜,石油改变了阿布扎比的命运。早在20世纪30年代,随着珍珠贸易产业的萎缩,人们把目光转移到油田的开发上。石油带来的财富,以及衔接欧亚大陆优越的地理位置,这座短短几十年兴建的城市,以私人游船港口、奢华酒店、海边度假胜地、纯白神圣清真寺、沙漠绿洲等,引起世人的瞩目。

Read More
沙漠中崛起的超级城市,阿联酋迪拜之旅

50年前,阿联酋迪拜,仅是海湾地区一个很不起眼的港口,人们靠捕鱼和珍珠贸易谋生,其余地方遍地黄沙、自然和生存条件十分恶劣。1966年石油发现后,迪拜以“ 奢华、昂贵、最高”等字眼出现在世界各地媒体报道中,从一个荒芜之地变成全球瞩目的现代化“富豪之都”。这座野心勃勃的城市,只有亲自造访,才能相信她如同阿拉伯神话般的华丽变身。

Read More
托斯卡纳艳阳下的温州城----意大利普拉托的三十年


很少有像意大利这样的国家,能在那么细狭的国土中装下如此浩瀚的文明。即便面积不大,从南部的历史名城首都罗马到北部的时尚之都米兰也只需要坐三个半小时火车。但也就是这小小三十多万平方公里的半岛,见证了西方文明的源起,帝国的兴衰,孕育过天才般的艺术巨匠,也诞生过恶魔般的暴君。

Read More
我们为什么旅行

我們為什麼旅行,是什麼驅動我們一次又一次地走上花錢買罪受的征程。在耶路撒冷的小客棧裡,在印度的火車上,在柏林的豪華酒店中,在美國國家公園的露營地等,這是我和各個民族,不同膚色,老幼不等的驢友們常常不約而同談起的一個話題。

Read More
新西兰南岛初访记(中):皇后镇初尝美食,登高望远风景变幻莫测


雪山冰川流水,青石小桥,绿树红花,花瓣儿落叶儿随风轻轻飘下,好一派“中土世界” 村庄风情。每日我们从酒店步行到镇中心的必经之路,都不禁感叹一下。50年前,皇后镇人口仅为两三千。如今的常住人口约一万五千, 而在冬季和夏季两个旅游旺季,旅游流动人口是常住人口的两倍之多。

Read More
新西兰南岛初访记(上):皇后的私家花园,人间的伊甸园


这里绝对是现实版的“中土世界”。我脑海里浮现出这样一个画面:在一个遥远的时期, 一个被雪山环绕的湖光小镇,人们简单的生活着,满足且幸福。没有太多需求,没有过多欲望,享受着和大自然的和谐共处,歌唱着田园牧诗。在湖边钓鱼,在森林打猎,太阳升起时醒来,太阳落下时歇息。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