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tagged 悉尼(Sydney)
悉尼跨年庆典的一段百年历史

悉尼的跨年狂欢是闻名全球的一个标志性庆典活动。来自世界各地、成千上万的狂欢者聚集在悉尼港附近,观看晚上九时和午夜的烟火,并一同庆祝新年的到来。具有如此象征意义的跨年夜庆祝活动,有着惊人的短暂历史。

Read More
Mingming Feng悉尼(Sydney)
南天星象初识

以前形容一个人有学问有知识,说是“上知天文地理,下知鸡毛蒜皮”,想想自己也算个断文识字的人,然鸡毛蒜皮还略知一点,天文地理又掌握多少呢?小时候上了地理课,喜欢在夜里看星星,仰望深蓝色的夜空,等待、寻找课本上学到的大熊星座,小熊星座。是到南半球生活也有近20年了,对南半球的天文知识简直是零。

Read More
Cronulla听海看海不是海

自古以来,中国人静心的去处是寺庙。生于长于中国,现居一个蓝色大海包围的海外城市,入乡随俗,静心的去处,自然而然也和大海相关。大悉尼,没有青松翠柏的寺庙,却少不了风景旖丽、绿树花草环绕的宁静海岸线。我最近一两年时常去的就是在南悉尼小有盛名的Cronulla。

Read More
皇家植物园“食肉植物”探秘

热带丛林,温润的土壤,色彩斑斓、形状奇特的食肉花,张嘴显牙,静静等候着下一顿美食。它们的杀手锏甚至比人类还高明,以鲜艳的色彩和甜蜜的花蜜引诱,再施以死亡陷阱,任何靠近的动物,都难以逃脱。童年时光,在儿童漫画里阅读到的这些食虫植物,给我留下了深刻印象 。

Read More
乐韵悠长

那天忽然接到三哥发来的照片,看似是一份陈旧皱褶的手稿。他在帮助妈妈整理她的剪报文摘时,发现了妈妈多年前写的随感。三哥如获至宝,拍了照片,并原字原句地打字抄录给我。我非常惊奇,一件在悉尼的往事,妈妈竟然记录得如此的栩栩如生,写的如此感人。

Read More
跨越20年的一场相遇

柏拉图说过:真正的世界只是存在于我们的想象中。假如这个世界原来就是虚假的,假如一切早就存在了,会怎样?从唯心主义或中国玄学角度来说起一部科幻电影,通过一种无声无影的 “沟通” (connection),把一位普通科幻电影迷的过去和现在偶然链接;让20年前在中国的我和20年后在悉尼的自己,进行了一次内心对话。

Read More
蓝山不是一座山

蓝山不是一座山,而是一片2000多平方公里的国家公园。有高原,有山脉,也有原始森林。这里曾今是欧洲殖民者西进的障碍,但现在是悉尼老司机们过周末的好地方。因为这里可以消遣的方式很多,光是徒步线路从半个小时到3天的就有数十条。

Read More
从Queenwood到Cusco:和星星的缘分

在悉尼Queenwood 女校做学生的日子已经过去很久了,确切地说已有十多年了。自从离开学校上大学,长大成人,母校很快被淡忘在遥远的记忆里。你忘了所有曾经憋着劲参加考试的紧张状态,记不起同学们集合在一起聆听过的各种讲话。去年,我在南美洲旅行了十个月。

Read More
悉尼中央车站的活雕像

人生在流动,社会在流动,难道他的心理时空是凝固的吗?有一阵子,我几乎每天都看到他。他耷拉着脑袋,双目微闭,五指颤动,不紧不慢地拉着他的破二胡。那是在悉尼中央火车站的地下长廊。每天早晨,我都脚步匆匆穿越长廊直奔百老汇,赶着上班。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