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藏于墨尔本市区的百年泳池: 城市浴场

 
 
melbourne-city-baths.jpg
 
 

从市区的St Paul大教堂与联邦广场,再到海滨区St Kilda,以及大自然鬼斧神工的大洋路,这些著名的墨尔本”大众情人” 观光景点,也是我早年学生时代向往且游玩过的地方。

工作后,游玩从纯粹的“拍照打卡”,转变成体验和文旅型。

多次公差往返墨尔本,一直想要去看一看位于市中心一座有158年历史的泳池,城市浴场 (City Baths),再游泳体验一下。10月份的短暂一行,终于把这个“墨市必做清单”里的一项画了一个勾。

抢眼的枣红色镶刷白装饰的外墙建筑,与水泥不锈钢镶玻璃的现代游泳馆,大相径庭。走上楼梯,推开重重的的实木大门,一股热蒸汽迎面扑来,乳白色木制内墙,仿佛走进了积木搭建的木玩具泳馆。

城市浴场外围建筑(墨尔本市政厅)

城市浴场外围建筑(墨尔本市政厅)

二楼的观望台,是城市浴场最别致的一处。

在水里时,仰头望到二楼两头的看台木椅,似乎可以想象百年前的游泳比赛,穿戴殖民时期服饰的人们就坐在这些长木椅,讨论着自己最喜爱的游泳健将。

如果想要体验一下坐在百年木椅俯瞰楼下泳池,又或了解更多泳池的历史以及举办过的比赛等,不妨花多15分钟,在二楼走一圈。

狭窄的走廊,快速走过偶尔还能听到几声木板的“咯咯”响声,却仍感牢固可靠,不仅足能体会到早年泳馆木建筑的原味,也不免会感叹一下精良的建筑造诣和维护。

一座木制公共浴场,在历尽百年后,仍然完美无瑕,并继续服务墨尔本地区的后人,真是很棒。

作者摄于夜晚游泳后

作者摄于夜晚游泳后

泳池的采光非常好,尽管没有现代泳池的巨大落地玻璃窗,一格格圆弧状窗户,以及半露天的天花顶,让户外的阳光温柔地洒到阁楼的木纹上,再映射在泳池的水上,别有一种氛围。

游泳时,我想到了在这里举办过的花样游泳比赛。穿着彩色艺术泳衣的女士们,在水中摆出各种美丽造型,再配以四周复古优雅的建筑风格,以及当时可能摆放的鲜花和点缀的灯光,一定是非常美丽。

对于我来说,泳池唯一不足之处就是水温偏高,感觉更像是在做spa,而不是游泳锻炼。奥林匹克标准室内恒温泳池的水温,一般都不会太高,这样才比较方便伸展四肢锻炼。

泳馆的换衣间和冲凉房,设计得很人性化,而且设施布置周到。换衣和化妆间都设有长椅,还提供好几个吹发筒和直发器。

城市浴场于1860年首次开放,为当时的墨尔本居民提供游泳和健身服务。

目前,是墨尔本中央商务区最大的一间综合健身中心,包括游泳池和健身房等。

19世纪50年代,亚拉河(Yarra River)受到严重污染,然而人们却仍在河里游泳,导致伤寒流行,很多人死亡。为了阻止人们在亚拉河游泳洗澡,墨尔本市议会于1860年1月9日开设了第一个公共浴场。后来,浴室被租给了一家私人运营商,但因缺乏维护,外围建筑严重恶化。浴场在1899年关闭。

1914年城市浴场 (墨尔本州立图书馆)

1914年城市浴场 (墨尔本州立图书馆)

建筑师 John Clark (昆士兰州立图书馆)

建筑师 John Clark (昆士兰州立图书馆)

当年以设计市政标志建筑出名的建筑师John Clark,赢得了城市浴场翻修设计竞赛,市议会按照其设计方案,于1903年修建外围的新建筑,并于1904年重新开放了浴场。男女浴场严格分开,直至分开到街道的入口处。地下室设有二级浴室,主楼设有一级浴室。随着1947年混合沐浴的引入,泳池的普及程度也有所提高。

到了20世纪80年代,翻新移除了拖鞋浴,后又恢复了仪式 ‘Mikva浴’。

城市浴场现在设有30米游泳池,mikva,水疗中心,桑拿浴室,壁球场和健身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