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独的珀斯不寂寞

图文 崖青

 
 

波浪岩和尖峰石阵


澳洲大陆的最西部,有一座“最孤独的城市”,她与世界上任何一座大城市相距甚远,一面是大海,一面是沙漠。从悉尼飞过去,用时五小时以上,她就是珀斯(Perth) 。

我们去珀斯, 主要冲着两大自然奇观:波浪岩和尖峰石阵。

珀斯城里的道路建设绝对超过悉尼,立交纵横交错,开阔平整。中午下的飞机,拿到租用的车,找到住宿地已经是下午2点了。友善的房东一直跟我们电话联系,在公寓门口等着我们。

两房一厅的住宿WIFI和生活用品一应俱全,整洁如洗。

我们最先要去的是距珀斯(Perth)东面340公里的波浪岩(WAVE ROCK)。 一路上除了一小时半路程时有个约克小镇,以后就是双车道的小路,没有任何居民商店,开一个小时都见不到一个行人,也见不到一辆车驶过,GPS常常失灵,要跟GOOGLE   MAP结合着用。但有时手机也没有信号。幸好老司机事先认真做了功课, 手绘了好几张线路图,才不致迷失在荒野。

upsouth-yaqing-perth-1.png

总算到了波浪岩所在的海登镇,景点没有大门,没有管理人员,但有一个付停车费的机器。旁边停着另一辆车,有四五个人看完波浪岩在享用自带的午餐。也是华人,也是从悉尼来的,他们骄傲地告诉我们, 已经去过了珀斯以北600公里外的粉红湖,他们在手机上划着,展示出照片上的湖象铺满了桃花一样鲜艳诱人,映照着他们别样灿烂的笑容。

穿过小路,迎面就是一排冲天而起, 巨大的即将破碎又冻结了的海浪。且慢,那不是波浪,是波浪岩。是平地耸起,向外伸悬的巨大岩石,它高出平地15米,长度约100米。早在25亿年前就形成,不但有海浪的形状更兼棕黑相间的花纹,活脱脱一片席卷而来的冲天巨浪。

波浪岩并非是一个独立的岩石,而是连接北边一百公尺的海顿石及状似河马张口的荷马岩、骆驼岩等串连而成的风化岩石。我们从石阶走上顶部,看到了一部分造型奇特的石块, 相比波浪岩,它们都不算什么。

upsouth-yaping-perth-2.png

出发前,咨询了房东和热心路人关于能否穿行小路的问题,他们都摇头说,不要去了吧,那就是一块石头,单程要开四小时呢。但是每年都会有大量慕名而来的游客前来拜访波浪岩, 它已经被列为世界第八大自然奇观。值与不值,是永远不会有答案的。

关于波浪岩的成因,最为大家接受的观点是:这本来是一座花岗岩悬崖,从悬崖顶流下的雨水长期的冲刷把它冲成了我们今天看的样子。

同样不会有答案的是,波浪眼和尖峰石阵, 谁更震撼人心。

相比之下,去尖峰石阵的路太好了,一路都是高速。 吹拂着湿润的海风,, 沿着印度洋海岸线,辽远而宁静,远处常有一片白色在阳光下闪闪发亮, 猜想可能是盐,可能是沙子。事后想想应是白沙。

跟波浪岩不同的是,问路时,当地人告诉我们,非常漂亮!

尖峰石阵位于珀斯北面 260 公里,完全是深藏在腹地的神奇景观。我们一路寻找着路标,越来越怀疑,因为渐渐离开高速公路,向腹地进去,路牌显示还有9公里, 放眼望去,却什么也没有。


终于找到一个名字相符的公园大门, 进此公园,老年卡可获得半价的优惠,并且被告知,这张票当日在其他国家公园时通用的。

为了不让老司机太辛苦,我们设想能否将车停在公园游客中心的停车场,步行穿越尖峰石阵。正讨论着,有个女孩招呼我们:你们是上海人吗?是啊,是啊。你呢?她说,她是在上海工作的台湾人,独自驾车在澳洲旅游。刚从里面出来,下一个目标是澳洲的北领地城市首府达尔文。我们啧啧称赞这位“同乡”,她告诫我们,千万别想能走过尖峰石阵,有四公里呢。必须开车。开车很方便,有小石块铺成的行车路,过一段就有停车的“岛”,可以下车慢慢观赏和拍照。

苍茫的天地之间,平坦的沙漠、蔚蓝的天空,四处都矗立着尖尖的石笋,最高的有1.5英尺,小的只有手指头那样大,看上去就像古战场的布阵,所以被称为“尖峰石阵”。车沿着小石块排列的小径, 穿行在数千个屹立于流沙之上的石灰岩尖塔,可以想象这原是海底的暗礁,更可以想象自己是行走在火星或月球之上。

upsouth-yaqing-perth-3.png

乍看貌似人文遗迹,像楼兰古城一样的废墟?如庞贝被火山灰湮没?

事实是可能在远古时代,这里曾经森林覆盖。经过沧海桑田,森林枯萎, 树株根部钙化,而海边的蚬壳与沙粒混合后,被风吹到内陆,形成圆顶的石块,再经长年累月的侵蚀,构成较坚硬的石灰岩石柱,形成今日的尖峰石阵。

知道早晨或者傍晚在这里,光线有利于拍照,石柱和影子交相辉映。但我们从市中心开车过来要三小时,当天来回, 根本对不上时间。想象在金色的夕阳照射下,爬上山坡往周边眺望,可以看到这片似乎漫无止境的奇妙景观,尖峰石阵的群石错落在沙滩里,下面还有等长的阴影,这横跨沙漠的奇异活化石虚实森林,可以成为西澳旅游的明信片。

我在沙地里奔跑,为了近距离去观看石柱风化点, 那是一个丝丝缕缕的构造,好像用金属丝编织的精巧工艺品镶嵌在石柱上,石柱上还可以明显地找到白色的化石斑点。其实靠近停车处也有不少风化的, 只是我的目标更加明显。 于是他们都跑过来,仔细观察与发现。

upsouth-yaqing-perth-4.png

历史感和现代化

在制定计划的时候,一位同伴说,我只在乎这两个景点,其他风景都无所谓。 但既然远途飞过来了,总要了解和感受这个城市。 珀斯市中心不大,我们还去了近郊一个有名的小镇弗里曼特尔,所到之处, 恰恰显示了 现代化与历史感

去弗里曼特尔, 可以搭火车或乘船,我们还是开车去的,这个港口,是珀斯的发源地,也是澳洲的古镇。至今还保留着一些19世纪的建筑如监狱、圆屋。

这里也是艺术家们的聚集地,小镇里狭窄的街道上有很多散发着文艺气息的小店、艺术品店、独立设计师的服装店和书店等等。有一堵曾被涂鸦的墙孤零零地保留着,一幢房子的斑驳墙面也被塑出一个头像。

upsouth-yaqing-perth-5.png

免费的“猫”公交车——蓝线和红线。我们走了预定的景点就乘蓝色的绕城而行。脚步绝对是要闲适而悠哉。

upsouth-yaqing-perth-6.png

相对而言,珀斯市中心比较现代化,现代建筑的城市街區,伴着宁静的河流和宽阔的海滩。城区干净精致,别具风情。人们谦和友好, 礼貌周到。

下了飞机,拿到我们租的车,下午就直奔天鹅河的那一边,到KING'S PARK(国王公园),公园内有珀斯最大的植物园和几十种鸟类,也是Bushwalking的极佳地方。我们踏着整洁的小径,穿过大片绿色草地, 向在公共烧烤区热闹聚会的人们问路,经指点,看到了战争纪念碑,来在公园的制高点, 眺望薄暮下的珀斯全景。

upsouth-yaqing-perth-7.png

在郊外,人烟稀少。在城市,感觉是“从前慢”:商店10 点开门6点关门,天鹅钟楼开放10:00-3:45pm。 我们有次在4点赶到,吃了闭门羹,第二天就去等开门,因为赶下午的回程飞机,在开门前半小时恳求工作人员能网开一面,但是被微笑着拒绝了。他们一点也不“急游客所急”。 

upsouth-yaqing-perth-8.png

到弗里曼特尔(Fremantle)是 星期天早上8点多,整个城市还在睡眠中,免费公交车要10:00开始,我们乘了蓝色猫公交后,还有时间乘红色猫公交可以绕城另一边,但“红色猫”出了故障,不见后援,也没人抱怨, 等车的人心平气和地散了。顾及了小商品市场开放的日子,却不知道弗里曼特艺术中心、海事博物馆周日闭门,玛格丽特河本来可以参观的肥皂生产线也不开放。免费报纸是“东方邮报”, 就像二三十年前的悉尼,一派悠闲自在 。 即使有交通管制的联邦运动会火炬传递,也轻松如常。

珀斯有丰富的金、铁矿、镍、铝土、金刚石、矿物沙、煤炭、油以及天然气体储备, 是个富裕的地方,但这几年矿产的需求量减少,影响了她的经济发展。


巴瑟尔顿栈桥 和 玛格丽特河

       

这也是珀斯两个重要景点, 只是也要开车单程三小时以上。 

到了目的地,把车开进一个停车场就开始问询,一个抱着一大盒桃子的老农乐呵呵地指点说要开出两公里外, 结果刚一转弯就看到了栈桥,新找到的停车位还不如先前近。

走上栈桥前,一排亚热带的大树给海边的人行道增添了许多风情,巴瑟尔顿栈桥(Busselton jetty)建于1865年开始修建基础,直到1960年才算建成了。这座延伸向大海深处达1939米的栈桥,是世界上第二长、南半球第一长的栈桥。桥上有小火车供游人乘坐,也有悠闲的垂钓者。走了一段以后,栈桥的右边就没有栏杆了,多少年来,该没有人从这儿掉下去,游人们自觉地往左边靠。  

桥的两头都是蓝色小屋,这边是游客中心,卖票和纪念品,那头还建有地下水族馆。走在长长的栈桥,远望那一头的蓝色小屋,有点宫崎骏“千与千寻”的意境。也有人说宫崎骏游览此地后才创作了“天空之城”。

upsouth-yaqing-perth-9.png

离开了巴瑟尔顿栈桥, 我们的车沿着去玛格丽特河镇的方向行驶,沿途小酒庄、巧克力工厂、奶酪工厂左一个右一个地坐落在漫山坡的葡萄藤间,白色、橙色或红色的屋顶在一片黄黄绿绿间闪闪亮亮, 悠闲的人们在这里享用“长午饭”一道又一道,可以延续到下午5点。

upsouth-yaqing-perth-10.png

小镇算附近很具规模的,但只有IGA超市和两三家的快餐店,街上和商店里行人很少。赶了几十公里,想好好吃一顿午餐,结果只找到了一个“SUBWAY”, 理想中美好的中餐馆, 踪影也没有。

玛格丽特河附近还有溶洞和迷宫等等好玩的景点,适合放松地住一晚,但我们时间有限,行色匆匆,直去直回,主要看了她最有特色的自然和人造景观。如那位同行者说,柔曼的沙滩、优良的生态、可爱的动物,在澳大利亚各个城市都能遇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