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独的珀斯不寂寞

澳洲大陆的最西部,有一座“最孤独的城市”,她与世界上任何一座大城市相距甚远,一面是大海,一面是沙漠。从悉尼飞过去,用时五小时以上,她就是珀斯(Perth) 。我们去珀斯, 主要冲着两大自然奇观:波浪岩和尖峰石阵。珀斯城里的道路建设绝对超过悉尼,立交纵横交错,开阔平整。

Read More
悉尼跨年庆典的一段百年历史

悉尼的跨年狂欢是闻名全球的一个标志性庆典活动。来自世界各地、成千上万的狂欢者聚集在悉尼港附近,观看晚上九时和午夜的烟火,并一同庆祝新年的到来。具有如此象征意义的跨年夜庆祝活动,有着惊人的短暂历史。

Read More
Mingming Feng悉尼(Sydney)
澳洲房车营地

澳洲房车营地从最初供赶牛人歇脚的驿站,经过100多年的漫长岁月,发展到今天同时具有假日旅馆,公路驿站,房车营地,帐篷野营等多种功能的基地,是这个国家最古老的传统,也是旅途中最有趣味的所在。

Read More
Mingming Feng澳大利亚
南天星象初识

以前形容一个人有学问有知识,说是“上知天文地理,下知鸡毛蒜皮”,想想自己也算个断文识字的人,然鸡毛蒜皮还略知一点,天文地理又掌握多少呢?小时候上了地理课,喜欢在夜里看星星,仰望深蓝色的夜空,等待、寻找课本上学到的大熊星座,小熊星座。是到南半球生活也有近20年了,对南半球的天文知识简直是零。

Read More
隐藏于墨尔本市区的百年泳池: 城市浴场

从市区的St Paul大教堂与联邦广场,再到海滨区St Kilda,以及大自然鬼斧神工的大洋路,这些著名的墨尔本”大众情人” 观光景点,也是我早年学生时代向往且游玩过的地方。工作后,游玩从纯粹的“拍照打卡”,转变成体验和文旅型。多次公差往返墨尔本,一直想要去看一看位于市中心一座有158年历史的泳池,城市浴场 (City Baths)。

Read More
Cronulla听海看海不是海

自古以来,中国人静心的去处是寺庙。生于长于中国,现居一个蓝色大海包围的海外城市,入乡随俗,静心的去处,自然而然也和大海相关。大悉尼,没有青松翠柏的寺庙,却少不了风景旖丽、绿树花草环绕的宁静海岸线。我最近一两年时常去的就是在南悉尼小有盛名的Cronulla。

Read More
皇家植物园“食肉植物”探秘

热带丛林,温润的土壤,色彩斑斓、形状奇特的食肉花,张嘴显牙,静静等候着下一顿美食。它们的杀手锏甚至比人类还高明,以鲜艳的色彩和甜蜜的花蜜引诱,再施以死亡陷阱,任何靠近的动物,都难以逃脱。童年时光,在儿童漫画里阅读到的这些食虫植物,给我留下了深刻印象 。

Read More
寄情山水,返璞归真——记塔斯马尼亚短行

塔斯马尼亚很像我两年前去的新西兰南岛——尚未回春的枯黄旷野、大片大片的连绵山川,还有峰顶积雪未融的苔藓灌木,一派田园风光。相比悉尼、墨尔本这些快节奏、现代化的国际大都市,这里更像是一座自然原始的村落,如同一位恬静而纯朴的姑娘,揭开了面纱待游客细细观赏她的旖旎风姿。

Read More
游记朱叶Tasmania
阳光海岸Maroochydore:一个让时间停止的避世天堂

昆士兰州,有一个游客人满为患的黄金海岸(Gold Coast),还有一个少有游客问津的阳光海岸(Sunshine Coast)。如今,探访原生态地区、玩转“更小众”海边小镇的新潮旅行理念,正为这个沉睡在蓝色海岸线上的阳光退休天堂,源源不断输送国内外游客。打破了昔日的宁静和祥和,也带来了不一样的生机。

Read More
乐韵悠长

那天忽然接到三哥发来的照片,看似是一份陈旧皱褶的手稿。他在帮助妈妈整理她的剪报文摘时,发现了妈妈多年前写的随感。三哥如获至宝,拍了照片,并原字原句地打字抄录给我。我非常惊奇,一件在悉尼的往事,妈妈竟然记录得如此的栩栩如生,写的如此感人。

Read More
Snowy Mountains白色之旅:探雪滑雪初体验

一谈到澳洲旅游,很多人第一反应就是蓝色的大海,雄伟壮观的悉尼歌剧院,又或是火热的乌鲁鲁红岩以及远古的土著人文化,很难会把澳洲与冰山白雪甚至是滑雪联想起来。然而,在这个被大海沙滩包围的袋鼠国,却有一处南半球最大的滑雪圣地,那就是地处悉尼和墨尔本之间的“雪山”,英文名是Snowy Mountains。

Read More
周日,到Docklands的创意市集做个梦吧

在墨尔本这个以文化和艺术为主题的城市中,花样繁多的周末市集从来都是不可或缺的存在,尤其是创意市集,让生活在这个城市中忙碌的人们暂且有了一个享受生活的避风港。周末到创意市集做一天无忧无虑的彼得潘,成为了越来越多墨尔本人的选择。位于Docklands Art Collective的The District Makers Market就是这样一座白日梦岛。

Read More
跨越20年的一场相遇

柏拉图说过:真正的世界只是存在于我们的想象中。假如这个世界原来就是虚假的,假如一切早就存在了,会怎样?从唯心主义或中国玄学角度来说起一部科幻电影,通过一种无声无影的 “沟通” (connection),把一位普通科幻电影迷的过去和现在偶然链接;让20年前在中国的我和20年后在悉尼的自己,进行了一次内心对话。

Read More
南境之北—探访冬季库兰达热带雨林

提到凯恩斯很多人的第一反应是著名的大堡礁,实际上凯恩斯真正的魅力很大程度要归功于另一处世界自然遗产库兰达雨林(Rainforestation Nature Park)。毕竟在阳光海水遍地的澳洲,热带雨林只此一处。至今仍然有80%的土著人居住在隐身于阿瑟顿高地旁的库兰达小镇,即便亲自到访,也很难想象的是这个人口不足2000人小镇旁环绕的是全世界最古老而且面积最大之一的热带雨林。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