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气候变暖背后的绝望真相

 

编写 丰明茗

 
 

在揭开全球气候变暖一些不被华文读者熟知的“绝望真相”前,我想用天文学家萨根博士(Carl Sagan)一书《暗淡蓝点》(Pale Blue Dot)做这篇文章的开场白:

 
萨根博士

萨根博士

 
NASA的Voyager 1从60亿公里外拍摄到的地球,看起来如同宇宙中的一点尘埃

NASA的Voyager 1从60亿公里外拍摄到的地球,看起来如同宇宙中的一点尘埃


“ 就在这里。这就是家。这就是我们。在这个小点上,每一个你爱的人,每一个你认识的人,每一个你听说过的人,每一个人,无论他是谁,都曾经生活过。我们所有的快乐和挣扎,数以千万自傲的宗教信仰、思想体系观念意识,以及经济学原理教义,每一个猎人或征服者,每一位勇士或是懦夫,每一个文明的缔造者或摧毁者,每一位君王或农夫,每一对陷入爱河的年轻伴侣,每一位为人父母者,所有充满希望的小孩,发明家或探险者,每一位灵魂导师,每一个腐败的政客,每一个所谓的’超级巨星’,每一个所谓的’最伟大领袖’,每一位我们人类史上的圣人或是罪人……我们的一切一切,全部都存在于这样一粒悬浮在一束阳光中的尘埃上。

地球,只是浩瀚宇宙竞技场上一个小小的舞台。想那鲜血流淌成的河流,仍由那些帝王将相挥洒。所以他们的胜利与荣耀,可以让他们成为这样一颗小小点的某一区间上,瞬间而逝的主人。想想有些永无止境的残暴,竟然就发生在这个小点上某个角落里的一群人、与几乎分不出任何区别的同样这一个小点上的另一个角落的另一群人之间。他们之间的误解能有多频繁,他们之间想灭掉对方的愿望能有多迫切,他们之间互相的仇恨能有多炙烈。

我们的故作深沉,我们想象出来的自我重要性,我们以为自己在宇宙里有什么特权的错觉,一直被这颗发着微弱蓝光的小点挑战着。我们的这颗星球,是一粒孤孤单单的微尘,被包裹在宇宙浩瀚的黑暗中。在我们有限的认知里,在这一片浩瀚之中,没有任何迹象表明救助会从别处而来帮助我们救赎自己。

地球,目前是我们唯一所知有生命居住的世界。其他没有任何一个地方—至少在不远的未来,可供我们这一物种移民。去看看,可以。常驻,不可能。不管你喜欢还是不喜欢,目前为止只有地球是我们的立足之地。

一直说天文学是一门谦卑的、同时也是塑造性情的学问。没有什么能比从遥远太空拍摄到的我们微小世界的这张照片,更能展示人类的自负有多愚蠢。于我而言,这也是在提醒我们,我们的责任:互相间更加和善的对待彼此、维护和珍惜这颗暗蓝色的小点—这个我们目前所知唯一共同的家园。”

图片来自网络

图片来自网络


地球,这个我们目前唯一的共同家园,正面临着“圣经般规模”的生态和环境灾难。那又是谁,把我们带到了目前这样的状况?

这个月中,联合国发布了一份报告,报告简要为:我们大约有12年的时间,采取实际行动来防止气候变化给地球带来的破坏。也就是说,不是为了防止气候变化(我们已经失去了防止的时机),而是为了防止对全世界居民最严重的破坏。

GQ环境与政治记者Luke Darby日前发文表示,如果做一个诚实的评估,让全球人们面临气候变化严峻问题的一大部分责任,归咎于仅占地球上1%的人口身上。

我们所有人都在想为了拯救世界,是否更频繁的选乘公共交通工具?我们对自己使用和驾驶汽车,以及浪费式消费产生罪恶感。然而,相反的是,Luke Darby根据收集研究权威期刊指出,你的个人选择可能对世界气候的影响很小,真正实质的影响来自大规模工业层面,因为全球超过70%的排放来自100家公司。

如果你只是一个很普通的中国消费者,根据此观点,你受到的心里指责压力应当很小。

Luke Darby推断出,那些正在积极推动全球恒温器并威胁要淹死20%全球人口的是,这100间公司董事会中的亿万富翁们。

可能没有任何人比科氏兄弟工业集团(Koch Brothers,于1946年收购位于俄克拉何马州的长岛炼油厂后,又名为长岛炼油公司),从公共事务和政治上对全球气候变化更糟糕的恶毒影响了。“来记录他们为达到“气候变暖此目的”所筹集资金和资源的文件与证据,需要用一个大到荒谬的空间都不够。”

美国调查记者Jane Mayer在她开创性一书《暗钱》就有详细的披露。

 
《暗钱》一书封面

《暗钱》一书封面

 
科氏兄弟

科氏兄弟

据报道,科氏与其他富有家族史料显示,亿万富翁科氏兄弟的父亲曾帮助德国纳税修建一座大型炼油厂,该项目更是得到了阿道夫·希特勒本人的批准。

Jane Mayer在书中表示,科氏家族和其他家族为了自己的利益,成为美国现代保守主义运动兴起和发展的幕后推手。这些家族的生意往往与环境保护或劳工监管有冲突,有些还曾受到联邦或州的调查。

《暗钱》一书指出,“仅科氏家族的石油工业,一年就会向大气释放2400万吨二氧化碳。”

然而,这些超级亿万富翁和他们经营的公司,花了多年时间取证坚持认为全球气候变化要么不存在,要么过分夸大,但实际上他们在很久之前已经知晓气候变化存在的事实。

例如,PayPal的联合创始人Peter Thiel曾经向美国Seasteading研究所捐款,该研究所旨在建立浮动城市以针对不断上升的海平面。据称,埃克森美孚汽油早于1977年就对气候变化有所了解,比公众知晓气候变化早了整整11 年。然而,他们并没有采取任何行动,而是开始了长达数十年的误导信息宣传活动。根据权威科普杂志《Scientific American》(科学美国人)的说法,埃克森美孚汽油质疑从80年代末到2002年气候变化的科学依据,并成功阻止美国签署“京都议定书”。

近年来,化石燃料公司试图将自己置于“关心气候变暖”的角色。就在本月,埃克森美孚承诺为碳税征收100万美元,这绝对是一项权宜之计:收取每吨碳产生40美元的费用,并随着产量的增加而增加。乍看一下,这似乎是宽宏大量的,但事实上,埃克森美孚可以负担起税款。到如今,石油和天然气行业不仅经历了惊人的繁荣,公司也知道了,气候变化的唯一解决方案,且对他们的影响微不足道的就是:税收。

据彭博社(Bloomberg)报道,投资者正在寻求从改良后的食品生产,到修建收容逃离飓风肆虐地区居民的酒店项目,从而赚钱。一位顶级摩根资产投资策略师告诉客人,海平面上涨是不可避免的,因此很可能有很多海堤建设的投资机会。

即便在今天,经过数十年激进自由主义,很多美国亿万富翁仍然对气候变化持有怀疑态度。对他们来说,世界的其他地方在气候变化下,只是刚刚“点燃”。

Luke Darby英文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