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姬陵正在不断风化,不久后或将覆水难收

 

原著 Carolyn Roberts      翻译  朱叶

 
 
清晨时分的泰姬陵。图片来自网络 Free for commercial use

清晨时分的泰姬陵。图片来自网络 Free for commercial use

据说,泰姬陵在清晨时分呈粉色,夜晚降临后是乳白,阳光照耀下则是黄金般绚烂夺目。这一座历史悠久的大理石建筑可能曾经的确如此,但由于污染与维护不力,如今的泰姬陵终日都蒙着一层黄棕色的尘。为谴责这样毫无作为的修缮,印度最高法院最近告知其政府:要么重新修缮泰姬陵,要么就拆除掉

泰姬陵位于印度北方邦的阿格拉(Agra),是世界上最美的标志性建筑之一。它由莫卧儿王朝的沙贾汗皇帝下令建造,用以凭吊他过世的第一任妻子穆塔兹·马哈尔。泰戈尔更是诗意地称之为“从时光的颊上流下的一滴泪”。

泰姬陵使用的建材来自印度西北部的拉贾斯坦邦(Rajasthan),是一种半透明的白色大理石,后又在上面嵌入形形色色的宝石(如碧玉、翡翠、绿松石、青金石、蓝宝石以及玛瑙)。这座依水而建的陵墓结构复杂,配有花园和周边的砂岩墙,最后于公元1653年竣工。

近看略显黄棕色的泰姬陵。图片来自网络 Free for commercial use

近看略显黄棕色的泰姬陵。图片来自网络 Free for commercial use

一座需要活力的陵墓

过去四百年里,泰姬陵如同金属生锈一般因为自然氧化而黯淡消沉,而它周围的恶劣环境更是雪上加霜——它被酸雨浸透,被来自工业和住宅烟囱的烟尘遮蔽,还被大气污染物所侵蚀。

印度城市的空气污染问题众所周知,阿格拉自然也不例外。它与许多亚洲城市一样,因为汽车数量增加而导致交通量激增,炼油厂和制革厂的烟囱更是源源不断地排放着污染气体。

这些污染气体(如二氧化硫,氮氧化物和主要的碳基颗粒物)已经逐渐风化、侵蚀了泰姬陵壮丽的白色外墙,使其呈现出焦黄的色泽。尽管有关部门已经在泰姬陵的周边设立了4000平方英里(约合10360平方公里)的保护区(即泰姬陵四边形区域),并严格控制区域内的气体排放,但据照片显示,过去几年里泰姬陵的状况依然在明显恶化。

长期以来,合法排放量的限制不仅受到开发商的质疑,还被广泛忽视,比如火葬时无数燃起的柴火,还有经常在建筑物旁焚烧的成堆垃圾。此外,亚穆那河污染也是一大威胁。城市未经处理的污水与工业废水排放到河里,致使水质富营养化,接着,这些营养物质便随风沉积到泰姬陵越发多孔的建筑石料里,使得河源微生物就此扎根生长,外墙便也随之呈绿色。

据称,受污染的水源中还繁殖有大批昆虫,它们的排泄物加剧了破坏过程;但与化石燃料产生的二氧化硫与二氧化氮相比,这种影响显然是微不足道。

自1998年起,一些印度研究机构便开始研讨起修缮方案,尝试扭转泰姬陵变色的花销也达到了成百上千万。在此之中,有一项尝试是在泰姬陵的外墙上厚厚地抹上一层类似于面膜的湿润黏土。可惜,虽然人们本希望它们能将大理石内的有害酸性物质吸取出来,但它们似乎只是让情况更加糟糕。
 

泰姬陵前花园水池。图片来自网络 Free for commercial use

泰姬陵前花园水池。图片来自网络 Free for commercial use

修缮的参照模板

在泰姬陵竣工约50年后的伦敦,克里斯托弗·冉爵士(Sir Christopher Wren)设计了一座可与之媲美的壮丽建筑——竣工于约1711年的圣保罗大教堂。它由浅色的石灰石(即波特兰石)建造而成,供国家的伟人与善人在此安息长眠。

圣保罗大教堂遭受了许多与泰姬陵一样的问题——酸雨、烟尘、大气污染物,以及随时间流逝而逐渐黯淡。不过,经过大学地理学家团队长达40年的监测以及科学技术的运用(如用微侵蚀仪反复观测),人们已经对建筑的风化有了深入的了解。

年长的英国读者或许还记得臭名昭著的“伦敦雾”,它在二十世纪四十至五十年代荼毒了许多英国城市——持续了四百年的燃煤供暖,加上后来机动车与煤力发电厂排放的废气,使得伦敦的空气被二氧化硫和煤炭微粒变成了毒气。

在冷寂的秋夜,浓重的化学雾霾对石灰石或白垩石造成的损害堪比对人肺的危害,更何况还有夹带微弱硫酸或硝酸的降雨,只消几百年便能侵蚀石块。二十世纪八十年代,当圣保罗大教堂受到严密监测的时候,一些栏杆和雕刻已经分崩离析,石块表面虽因为黑色煤灰粘连在一起,底下却布满空洞。

泰姬陵侧面近照。图片来自网络 Free for commercial use

泰姬陵侧面近照。图片来自网络 Free for commercial use

环境立法虽然限制了烟尘和二氧化硫所产生的最坏影响,但交通器械(尤其是柴油车)所排出的大气氮仍然会对环境造成一系列问题。伦敦就像印度的阿格拉一样,时常超出世界卫生组织对空气污染的限制

然而,随着大气中二氧化硫浓度的降低,圣保罗大教堂风化的速率似乎也在减半。人们虽然仍担忧石块表面生长的微生物群,但精细的清洁与损毁石料的时常替换已经大幅度地保护了冉为后世留下的遗产(指圣保罗大教堂)。不过,泰姬陵是否可以得到类似的修复还有待观察。

作为一座世界建筑奇迹,泰姬陵这一享誉国内外的瑰宝若要保持其传奇色彩,势必需要迅速果断地采取行动。

英文原文